许菲菲本想回答许成风的话,但是眼睛却看到许蔚然放出去的风筝被击碎了。

   那风筝已经飞得很高了,许蔚然续了三次线才让风筝飞得那么高,因为没有风筝线可以续了,他便用剪刀把线给剪断了。

   哪里知道在风筝线断的那一刻,一道浓烈的黑风宛如刀片一样将风筝绞碎了。

   那风筝碎成了一片一片的,被风不知道吹向了哪边。

   风筝忽然被弄碎,许蔚然的脸色沉了沉,眼睛危险地眯起来。

   “那边有一只大狐狸!好大,真的好大!太大了!”许敬豪睁大了眼,看向远处的瀑布,瀑布上方的陆地上有一只雪白的狐狸。

   “快走!”许成风拉着许菲菲和许敬豪往云舒那边跑。

   许敬豪笑嘻嘻地说道:“你们俩跑得太慢了!”

   说话之间,许敬豪已经左手抱许成风,右手抱许菲菲了。

   许敬豪跑得那叫一个快,许成风和许菲菲甚至感受到了身侧的风。

   “那只狐狸真的好大啊,好想骑!骑上去一定很威风!”许敬豪满脸的兴奋,一点都没有被那只狐狸影响到心情。

   “那只狐狸太危险了,不能靠近。”许成风的心脏跳动速度快得要命,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大的狐狸?

    清纯美女初秋唯美写真

   本来这瀑布就和他们有一定的距离,更何况那狐狸还蹲在上方,狐狸真正落到他们面前,只会比他们想象中大得多。

   更不要说那狐狸的后面,还有六条摇动着的尾巴。

   “快走!”许磊道,“娘亲带着他们离开,儿子在这里殿后。”

   瞧见狐狸来势汹汹,虽然暂时没有动,身上的戾气却浓厚得吓人,许磊不得不做今日有去无回的准备。

   “我来便好。”许蔚然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许磊怒斥道:“许蔚然,这个时候,你还在胡闹!那狐狸是你能对付的吗?这种事情交给大人来做,你一个小孩子瞎掺和什么,真以为自己智计无双就天下无敌了?”

   “呵……”许蔚然轻轻一笑,看了许磊一眼。

   让云舒来翻译许蔚然现在的眼神,那就是:年轻人,你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

   几人说话的功夫,狐狸已经直接从瀑布的上方跳了下来。

   狐狸落地后,便目光凶狠地朝着云舒冲了过来。

   许磊这会儿也顾不得训斥许蔚然了,抱着必死的决心拿出了自己腰间的软件,冲了上去。

   要是他今天必须要死在这里,也得把这老老小小给护好了!

   狐狸瞧见了许磊自个儿冲上来送死,龇牙咧嘴的,一双红通通的眼睛和灌了血一样,眼睛的周围像是画了浓黑的艳羡似的,是一种浓郁的黑色。

   许敬豪掏出了自己的小弓箭,朝着狐狸的脑袋射箭,那箭射出去根本就没有伤到狐狸,狐狸用尾巴挡住了。

   但是许敬豪的动作,惹恼了狐狸,狐狸动作狂乱地甩动着尾巴,势要将这里的人全部弄死,否则难消她心头之恨。

   狐狸的尾巴一落地,就将地面生生打出了一道深坑,同时草木被卷起,浓烈的罡风朝着众人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