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戈直接当做没听见,继续道,只是说话的语速快了些。

  “有事去找那迦,我已经和她说过了,还有,幼崽私底下说你作弊的事情,证据我已经交给那迦,让她处理,她出面对你的档案更有益处,你只要给我专注你的课程,回来我要检查你的课程进度!”

  “......”厉害了我的爹,我都是刚刚才知道这消息,你//他//妈这么快就把证据收集好了,还给了那迦?

  有一种准备大干一场,突然发现,到了战场上,敌军早已被消灭了的呆滞感是怎么回事?

  “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机甲,放在了地下室,希里,算了,还是去找那迦,她会告诉你注意事项,有时间去练下实战,我的身份卡放在了外面桌上,如果想重新测试精神力,它可以让你不用惊动任何人进入精神力测试室。”

  染柒正想问,是她的精神力有问题?不然为什么要让她去重新测试,但还未问,便被淮戈打断,注意事项又臭又长,和交待后事般,虽然那些“后事”都和她有关...

  看他似乎真的有急事,而且不说完不安心的模样。

  于是,染柒识趣地没插嘴,一直听着淮戈说。

  他絮絮叨叨的交待,忽地像是想起什么,随即一顿,语气额外严肃,“记住,很重要的一点,你只能是我的幼崽,别和那只假清高的猫咪一起呆过三秒钟,以后看着他绕道走,他在的地方,空气能源都不干净!”

  “......”假清高的...猫咪?

  不会说的是八旬吧?

  “我说的记住了没?!!”淮戈看着她一副愣愣的样子,不悦地蹙眉,“前面都可以忘,最后一个给我记住了!”

   可爱软妹馋宝宝私房洁白公主裙清纯写真

  “哦...”

  淮戈似是很不满意她的回应,动了动嘴唇,还想说些什么,这时,通讯仪倏然被强制接通,一道清亮的男声传出——元帅大人,时间来不及了!请尽快!!

  淮戈按掉通讯,看着她微蹙眉,随即像是无奈般,叹了口气,大手揉了揉染柒的发顶,声音不似以往的平静淡淡,反而低沉沙哑:“记得听话。”

  随即,便大步转身离开。

  染柒看着他渐渐离开的背影,张了张嘴,心里突然有些涩涩的,连眼眶倏然泛红都不知。

  直到淮戈的身影消失在门边,她才状似回神,眨了眨干涩泛红的眼,小声喃喃:“会的...”

  会听话的...

  他是帝国的元帅,他有自己的使命,有自己的责任...

  只是...

  一想到,很久都不会再见到淮戈,这个房子又变成只有她一个人了...

  她可以随意地吃零食,不打扫卫生,熬夜上智脑网络,模拟机甲的时候偷懒没人管,体能训练不去也没人知道,没人会再管她,也不会有人因为她做不好而毒舌训斥她,不会被突然吓晕,不会......

  一股酸涩像是堵在了喉咙,有种难以呼吸,不能动弹的感觉...

  从她来到这个世界起,淮戈便一直在她身边,没有一天少过。

  突然间,生命之中,一直陪着你的人消失了,你好像再也不会生活,不会思考,不会活着,究竟是这个人影响你太大,还是他其实早已变成了你生命的一部分,无从而知。

  她只知道,这个人,于她,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