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张青杨特别庆幸他们听了王秀英的话,把家里的户口本带来了京城,要不然今天只能将两孩子丢在京城了。

   “户口本在的在的,那就麻烦秀英给我们订两点半的机票。六张就够了!”虽然张青杨在接到家里的电话之后心急如焚,却也心细如尘。

   “我本就有事要去H市,正好与你们同行。”王秀英简单地说了七张飞机票的原因,也就不再多说,只让张青杨一行一点四十之前务必赶到机场会合。

   放下电话,王秀英又赶紧给赵茗和胡允廷打电,还特地给林靖雅和许宁友打了个电话,这才动身回家接李昊阳,顺便带上自己的行李。

   到家以后,王秀英抽空给李龙跃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

   李龙跃沉默半晌十分遗憾地表示他下午两点有个重要的会议,因此没法去送行,王秀英抿嘴一笑道:“我让小周送我去机场,你放心,最多十天我一定回来陪你和儿子!”

   李龙跃一声长叹:“虽然希望你明天就回来,可也没必要太赶,还有能离你奶和你姑远些就尽量远些。”

   “呵呵,知道了,一定全须全尾回来!”王秀英乐呵呵地向李龙跃下了保证书。

   待王秀英带着儿子和祝阿姨到达温泉山庄的时候,已经十一点过了,李振海见到王秀英母子真的十分意外,毕竟他们昨天才来看过他。

   王秀英并没有将张青杨等人的事告诉李振海,只说自己在H市和清溪镇有些事需要处理,趁着节前事务所和公司的事情不忙回去把事情给处理好,也好安安心心过大年。

   李振海一听就知道王秀英这是打算回京城过年,实在替王秀英辛苦,劝道:“你这样赶得多累啊!干脆过完了年再回来!”

   “嗯,看情况吧,希望能赶回来过年。如果我二十八那天赶不回来,麻烦小周送祝阿姨回城,祝阿姨的车票我已经交待给宁馨儿,最迟明天就给拿到,宁馨儿拿到票会给小周要电话,到时小周去事务所跑一趟。”王秀英笑着点头,后面的话自然分别说给祝阿姨和周自强的。

   极品居家萌妹子圆圆大眼睛俏皮写真图片

   喜得祝阿姨眉开眼笑,周自强连连点头应是。

   李振海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将近十一点半,从这里去机场差不多要一个小时,连忙吩咐陈阿姨摆饭,让王秀英吃过好去赶飞机。

   陈阿姨在王秀英三人到来的时候,就已经忙着煮饭加菜,这里的厨房什么都不缺,因此很快就将饭菜摆上了桌。

   吃过饭,王秀英又特地将李昊阳叫到身边,小声叮嘱了几句。

   真等到王秀英离开,李昊阳就显得有些粘糊了,眼睛微微有些发红,虽然没有拉着王秀英不让走,小嘴儿却一直不停地说道:“妈咪,你一定要早些回来,洋洋会想妈咪的,很想很想的那种!”

   王秀英的眼睛也不由有些湿润,脸上却笑意嫣然:“嗯,妈咪办完事就回来陪洋洋……洋洋替爹地妈咪好好陪着爷爷,听爷爷的话不要淘气,知道吗?”

   王秀英本是要说回来陪儿子过年,想到张家的事,俞珠妹的事,真怕自己赶不回来,于是赶紧将“过年”两字咽了下去。

   李昊阳真的十分懂事乖巧,明显会战不得与王秀英分开却依然听话地点头,然后乖乖地走到李振海身边,扬起手与王秀英挥手道别。

   在前往机场的路上,王秀英又给李龙跃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因为张家出的事影响她的行程,不过她还是会尽可能赶回来过年。

   “你别太赶。爸和洋洋不是有我嘛!”李龙跃是真的心疼王秀英,虽然希望过年的时候,他们的小家能够团团圆圆,却也不愿意看着王秀英如此辛苦,自是劝她不用太赶。

   “嗯,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还有爸和洋洋!”王秀英脸上露出温柔而甜蜜的笑容。

   放下电话王秀英看着窗外一断倒退的风景,脸上的甜蜜好半天才慢慢消散。

   眼看就要到机场,王秀英又拿起电话给林轩宗打了一通电话,告诉自己的行程,得知王秀英正往机场赶,林轩宗先是一愣,想到刚刚听到的消息,难道秀英这次回来是因为张家?

   虽然这次通话的时间略有些长,可是王秀英并没有提及张家的事,只是向林轩宗了解俞珠妹和王兴菊之间的闹腾,问问这两天事态的发展情况。

   这又让林轩宗有些怀疑自己的猜测,王秀英总不会只是为了俞珠妹回来的吧,那也太不值了!

   对于俞珠妹和王兴菊这对母女之间的闹腾,林轩宗在几声呵呵以后才道:“你奶还住在医院,你姑一次都没去医院看过,不过倒没拦着蒋玉贵夫妻和蒋玉香去医院探望,只是死活不让带孩子去。因为这个原因,老太太有人没人就是一通骂。”

   对于王秀英这个奶和姑,林轩宗真的表示无语,要不是蒋有志和蒋玉芳的工作干得的确不错,真不想让任何蒋家的人进林氏商场工作。

   知道俞珠妹和王兴菊之间的矛盾暂时还能控制,王秀英就想着按原来的行程,先把H市的事情办妥再回清溪镇。

   “对了,秀英,张家出事了,你知道吗?”见王秀英一直没问起张家,林轩宗想了想觉得还是要提一提。

   “嗯?”电话里传来王秀英这样一个意味不明的声音。

   林轩宗以为王秀英还不知道张家出的事,略犹豫了片刻,还是将自己听到的消息告诉王秀英:“我也是刚听说的,张家老俩口不知为何与老二家发生了口角,然后几家子就打了起来,也不知谁推了张大伯一把,张大伯直接被送进医院抢救室,据说情况不是太好,我正准备去医院看看,也不知青杨他们得到消息没有?”

   王秀英把张青杨等人的行程告诉林轩宗,同时请他多帮忙:“三哥,你去医院的时候,让张伯娘别着急先给张大伯看病,如果张伯娘手上的钱不凑手,三哥帮忙先垫着,什么都没有人命重要!

   青杨哥他们已经知道消息,会与我坐同一班飞机先到H市,然后直接打车子回清溪镇。

   张家那边还请三哥帮把手助青杨哥他们一臂之力。”

   “那是肯定的!就凭张家老两口当年对你和秀诚的好,咱能帮怎么也得帮上一把,更何况咱与青杨、青凡现在可都是同事!”张家老两口曾经给予王秀英姐弟的照顾,林家所有的人都铭记在心。

   王秀英正准备挂断电话,林轩宗又道:“要不,我找两车子去H市接青杨他们?”

   王秀英想了想,虽然破费了些,不过自己有车去接应该更好:“行,正点到达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四十五。”

   有林轩宗的安排,张青杨他们到家的时间更能保证,王秀英开始考虑自己的行程。

   为了尽快办好H市的事,好早些赶回清溪镇,王秀英想了想干脆给吴德川打了个电话。

   吴德川接到王秀英的电话,不等王秀英开口就直接问道:“秀英哪,你准备啥时候来H市?咱这个合同可是过期半年了!”

   当他得知今天就能赶到H市,不由又嗔道:“你这人怎么每次都要打我个措手不及呢?!说吧,几点的飞机我去机场接你!”

   “哪能让吴叔亲自去机场接我呢?!我自己打个车过去就成!我这次的行程有点紧,不能在H市多保留。”每次与吴德川通话,吴德川总能逗得王秀英呵呵直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