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她好不容易才为她哥争取来的亲事,那就是和她过不去,云朝岂能让她如意?

   她请这位秦家姑娘是来做客的,尼玛不是找她来问自己结仇的啊。

   更何况,人还不是她请的,是秦茹自己跟了阿澜来的。若不是看在冀王嫂和阿澜的面上,云朝早就让她哪来哪去了。

   不过,云朝可不想让卫芜误会她哥,就她哥那闷骚的性子,怎可能与卫芜解释?谁让她是绝世好妹呢,为了哥哥的终身幸福,她得上!

   云朝皮笑肉不笑的看了秦茹一眼,道:“世子哥哥?他是我哥,可不是你哥,哪门子的世子哥哥?秦姑娘有什么话,何不说明白?这说一半留一半的,知道的,晓得是你失礼恼了我哥哥,他当你是客,不好当面发落,这才避开,偏你还追了过来,不知道的,还当我哥哥欺负了你呢。秦茹娘还是说清楚的好。秦茹娘也快把眼泪收一收吧,再怎样,你也是我的客,既觉得委屈,便是我招待不周,回头我亲送你回安侯府,亲自去与安宁侯与安宁侯夫人陪礼,如何?”

   安宁侯哪里敢让堂堂郡主上门赔礼?云朝若真云了,秦茹只怕以后辈子都别想再出门。

   秦茹吓的小脸一白,可怜巴巴的看着刘瑜,见刘瑜沉着脸并不作声,忙摆着手与云朝求情:“不是不是,殿下误会了,我,是我说错了话,惹了世子哥哥生气,我这才来道歉的。”

   “哟,叫我便是殿下,叫我哥哥,倒成了世子哥哥。”

   秦茹的脸先还白着,这话一出,顿时红的跟煮熟了的虾似的。

   卫芜在云朝开口时,便听出了云朝为何对秦茹出言相讽,既感激云朝对她的维护,又觉得有些可笑。

   这位秦茹姑娘,莫不是还想坏了她和刘瑜的姻缘不成?别说她和刘瑜的亲事是帝后赐婚,谁也坏不了,就算她和刘瑜的亲事黄了,刘瑜娶妻,那也轮不着一个安宁侯府二房继室所生的姑娘。莫不成,她还想当刘瑜的妾不成?

   想到妾这个字,卫芜眉头微挑,不禁打量了秦茹一眼,这,,她歹也是出身安宁侯府呢,秦家另两位姑娘,如今一个嫁入冀王妃,成了冀王妃,一个将嫁入越国公府,成为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她竟能生出要当别人妾室的想法来,疯了么?

   羞涩娇妹青春洋溢

   正经勋贵之家的贵女,给别人当妾?

   若是秦澜和冀王妃秦韵知道,不知道会不会气死!也不知道秦家的人若知道,会不会气死!

   对着这么个,,姑娘,卫芜无语。只也不能真让云朝发脾气,好到底是主人家,若真传出她把自己请来的客人撵走的话,将来谁还敢再收她的请柬?

   且,一个秦茹不值得人放在心上,没得为她,倒叫秦澜为难。

   卫芜便打了圆场:“秦姑娘年纪小,一时说错了话,也是有的,明珠妹妹何必计较?”

   一边说一边示意云朝身后的翡翠:“翡翠,秦姑娘大概是被风吹起的尘沙迷了眼,你带她去洗漱一下。”

   翡翠笑着应下,扶了秦茹去了。

   倒留下另几个秦家姑娘面面相觑。

   卫芜又道:“几位秦家姑娘,不跟去看看么?”

   几位秦家姑娘没想到云朝竟然如此不给秦茹留脸,也是吓呆了,被卫芜一提醒,也回过神来,哪里还敢再待着?忙追着秦茹去了。

   原本剑拔弩张的局面,被卫芜风轻云淡的三言两语便化解了,云朝对卫芜的景仰,简直如滚滚江水。

   这位嫂嫂,不只笑起来美的惨绝人寰,处置起事来,也是手段圆润,却又丝毫不拖泥带水啊。

   偶像啊!

   刘瑜倒不出意外,若卫芜是个没本事持家的,皇伯娘也不会答应把卫芜嫁给自己。

   秦茹的事,到底惊动的旁边的人。

   刘璇持完蓝凌的射击,嘲笑了几句,便也凑了过来,待听完云朝的解释,也是愕然。

   秦家的那几个姑娘,还真是不靠谱。

   刘璇指着云朝笑道:“做的好!只为难了阿澜了。”

   云朝心道,左右秦澜和徐世子的婚期已经定了下来,便在八月里,也不必再忍多久了。

   秦澜也听丫鬟说了这边的动静,不够皱眉。

   又觉得无奈。有这样的妹妹,她何尝不觉得丢脸呢?也是明珠殿下给她留面了,若不然,以这位殿下脾气,只怕早就将秦茹给扔出去了吧?

   不过,祸是秦茹闯的,人却是她带来的,也只能过来先道个歉了。

   秦澜走到云朝几人这里,歉然道:“刚才是阿茹的不是,我给殿下与卫姑娘陪礼。”

   卫芜笑道:“本不干阿澜的事。再则,明珠妹妹与你亲厚,如何会生你的气?”

   刘璇道:“墨璞你先去送秦家几位姑娘回安宁侯府吧,并吱会安宁侯夫人,就说我们留了阿澜在秦王府住两天。”

   墨璞笑着应下,自去找送秦茹并几个秦家姑娘那里。

   没了秦家几个姑娘,这边也轮到淮阳射箭了,这丫头连大些的弓也拉不开呢,也不过是凑热闹罢了。

   余下的倒也玩的尽兴,送走客人,云朝也累的瘫倒在地。

   开趴体这种事情,果然不适合她啊。

   好在因秦澜被好留下来玩几天,又有费锦也一并留了,淮阳便不愿意回家,央了刘璟回去也说一声,自己也留了下来。

   见云朝躺在榻上叫累,淮阳道:“不过设会赏花宴罢了,倒叫明珠姐姐你累成这样?”

   云朝也不理她嘲讽自己,只拍了拍额头:“刚才她们走时,可有送了笑牡丹和芍药花让她们捎回去?”

   兰芝刚好进屋,笑道:“送了。怕是郡主没有看到。费姑娘和秦姑娘奴婢都安排好了住的屋子,让她们先歇下了,郡主和淮阳殿下也躺着歇会?晚膳时,奴婢来请两位殿下?”

   云朝点头。

   有了秦澜和费锦淮阳的相伴,日子倒不无聊了。

   过了两日,云朝着人送了秦澜和费锦、淮阳回去,而大哥云川离京的日子也到了。

   云朝的情绪,顿时落了下来。

   启程的那一日,云朝直送到了长亭外。(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