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依然正躺在床上睡的昏昏沉沉,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人推门走了进来。脚步声很轻,她却敏锐的捕捉到了。

  原本是想要起来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却像是不受控制似得什么也做不了。她只能感觉到对方一步步的靠近自己,然后在床边停下脚步。沉默了大概几秒钟的时间,这期间对方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

  然后她感觉到对方缓缓地弯下腰,伸出手用手指怜惜的轻抚着她的脸颊。

  “唔……”

  宋依然动了动脑袋,像是小猫一样蹭了蹭。熟悉的气息涌来,让她身体的戒备自动消除。忽然就觉得安心了,因为身边的人是厉少炎。

  奇怪的是在确定了身边来人的身份之后,刚刚那种怎么也醒不过来的感觉也瞬间消失。仿佛像是错觉,宋依然很顺利的轻而易举的睁开了眼睛。

  “厉少炎。”

  宋依然微微歪着脑袋,还没有睡醒的眼睛里带着几分朦胧和惺忪,而漆黑的眼睛里却满是信赖。她甚至忘记了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伸出手撒娇似得看着厉少炎要抱抱。

  厉少炎的眼神顿时变得温柔似水,却在看到宋依然手臂上的绷带后瞬间变成心疼。

  “缝针了?很严重?”

  厉少炎的声音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气势凌厉周围的气压也低了许多。他小心翼翼的上前扶着宋依然起来,坐在床边抓过她的右手仔细的检查着纱布。黑瞳里满是认真和严肃,仿佛此刻宋依然就是他的全世界。

  “疼不疼?”

   清新素净黄头发的萌妹子

  厉少炎压低了嗓音,因为担忧和愧疚而显得格外苦涩。修长的手指爱怜的轻抚着白色的绷带,然后弯腰,薄唇在上面轻轻地吻了一下。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格外珍重,宋依然靠在床头安静的看着,唇角忍不住上扬眼里也是藏不住的笑意和幸福。

  “不疼,真的,一点都不疼。只是看起来严重,其实还好。这些伤口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的,以前不也是经常受伤吗。倒是你,去对付的可是麦克劳恩那边变态,有没有受伤?”

  “没有。”

  厉少炎有些无奈的说着,他对于宋依然这些安慰的话总是觉得不太开心。她自己习惯了那些伤口,对于他来说却是非常值得大惊小怪外加格外注意的事情,而且绝对马虎不得。

  “你呀。”

  语气里有多少的无奈宠溺就只有厉少炎知道,他俯身在心爱人的额头轻吻了一下然后笑着起身。

  “我去洗个澡,你继续睡。”

  “好。”

  宋依然点点头,看着厉少炎进了浴室刚刚还浓郁的睡意这会儿却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她靠在床头,忽然有些迫不及待。

  “宝贝们,你们妈咪发现自己现在淡定不了。哎,总感觉自己似乎变得格外那什么。”

  即将脱口而出的词太难以接受而且一不小心就会被系统屏蔽,所以宋依然只好含糊其辞。总之她觉得自己大概是没救了,陷入一种叫做厉少炎的毒坑里切越陷越深而她本人更是一点都不想爬出来。

  厉少炎只是匆忙洗了个战斗澡,只用了十分钟的时间。

  他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短发已经是半干状态了,身上穿着浴袍,踩着宋依然偏偏要带过来的毛茸茸的拖鞋。

  “老公,睡觉觉。”

  宋依然非常不要脸的用了卖萌专用的叠声词,还笑的格外灿烂明媚。厉少炎楞了一下,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觉得突然自己又多了个女儿?”

  “哼,那你到底要不要过来?”

  宋依然佯装生气,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厉少炎问。

  “当然过去,老婆都邀请了,怎么可能不去。”

  厉少炎大步走过去,担心碰到宋依然受伤的手臂所以他直接躺在了她的左边。刚刚躺好,宋依然就蠕动着滚到他的怀里,手臂牢牢地抱紧了他的腰,当然,这个动作因为她的大肚子而显得格外有难度。

  宋依然有些不爽的皱皱眉,声音里带着委屈:“真想让两个小家伙早点出来,这样我就可以随心所欲用各种各样的姿势抱着你了。”

  “没关系,老公可以抱着你。”

  厉少炎笑了笑,胸膛因为笑声而震动。宋依然的手恰好帖在哪儿,总觉得掌心痒痒的甚至一直影响到了心脏。仿佛就连她的心脏这会儿也因为厉少炎的笑声而不断加速着跳动。

  “太好了,赏你一个吻。”

  宋依然说完,大大方方的嘟着嘴巴等着厉少炎来领赏。厉少炎笑了笑,凑过去温柔的吻了吻宋依然的唇角。

  “很庆幸,所有的风雨我们都熬过去了。”

  “是吗?”

  宋依然下意识的反问,总有一股疑惑。事情真的已经彻底结束,他们的生活会恢复风平浪静吗?

  不是她不自信,而是实在是那些突如其来的转折太多,让她自己多跟着下意识的动摇。

  “会的。”

  厉少炎给我非常肯定的回答,宋依然也不再动摇。突然觉得困了,眼睛不由眯了起来。在即将睡着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于是就开口。

  “我怎么感觉到少了什么?霍行湛呢,直接回他的大本营了吗?”

  问完之后宋依然就感觉到身边人的身体忽然僵硬了一下,她正觉得疑惑,却听到厉少炎说:“恩,所以你赶紧休息别瞎操心了。”

  “哦。”

  宋依然点点头,然后很快就沉沉睡去。黑暗中,厉少炎的眼睛睁着,里面的表情已经不知道用什么去形容了。

  因为,他们似乎都把霍行湛这个人给忘了。

  现在霍行湛在哪儿,他好像也不知道。

  于是,被一起讨伐的小伙伴给遗忘的霍行湛还在麦克劳恩那个基地的附近。幸运的是他在那些喷管出现的前一刻带着自己的人撤离,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莫名其妙的门出现隔绝了整个基地。

  直到爆炸之前霍行湛都认为厉少炎他们还被困在里面,所以他的人一直在想办法打开那些门。

  直升机的声音在黑夜里显得格外刺耳,霍行湛下意识的抬头去看。他认得那些直升机,因为上面有冥夜基地的标志。

  “该死!”

  “boss,厉少的人好像全部撤走了。”

  听完手下的话霍行湛彻底明白过来,厉少炎他妈的根本已经走了,并没有被困在这个已经成为废墟的基地。该死的他还在想着就这样回去没办法跟宋依然交差,所以就算不甘愿还是得把人给找出来。

  这下可好,突然让他明白其实被抛下的人是他妈自己!

  “厉少炎。”

  霍行湛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大手一挥,带着自己的人马全部彻底。这笔账他记下了,绝对不会给厉少炎好看的。但凡他的,他霍行湛绝对会横插一杠。不论是生意还是……女人!

  清晨来临,宋依然睁开眼就感觉到身边人温暖的怀抱,心情顿时大好。

  “醒了?”

  头顶上,慵懒中带着沙哑的嗓音响起,宋依然顺着他手臂的力道坐起身子,然后侧头在他的唇角轻吻了一下。

  “早安。”

  果然早晨醒来还是应该看到自家男人英俊的脸才算是圆满啊。

  宋依然心满意足的感慨着,然后笑眯眯的起床去洗漱。等到她搞定厉少炎已经从另外一个房间洗漱完了,两人相视一笑。

  “走吧,吃早餐。”

  两人到楼下餐厅的时候大大小小的人都已经集合似得到齐了,两人下来的时候那些人的目光齐齐看了过去。

  闪闪发光,让宋依然吓了一跳。

  “干嘛都这么集中?”

  宋冥不回答,视线落在宋依然受伤的手臂上。宋小宝的目标也很明确,她受伤的手臂。宋小萌好歹是一边吃东西一边盯着她看,让宋依然不知道应该松口气还是伤心。

  “咳咳,我手臂没事,真的,所以你们不需要一个两个的都这么紧张。”

  宋依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重点保护动物之中的重点,即使自诩为脸皮厚的玉面杀手她也会承受不住的好吗。

  “基地留这么多人都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还户让你受伤!”

  宋冥眉头紧皱一脸不爽的说着,语气里更有些恶狠狠地意味,搞不好已经在酝酿着待会儿怎么惩罚那些不给力的下属了。

  “哥,你也别太小题大做了。所谓明枪易挡暗箭难防,我保证下次绝对不会再出事。”

  “哼,怎么可能还会有下次。”

  “是,没有下次,请原谅我的口误。我现在肚子好饿,可以吃东西了吗?”

  宋依然一脸委屈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其他人见状当然是收回视线。厉少炎扶着宋依然过去坐下,替她拿了早餐过来然后细心的投喂。

  一顿饭吃得极其圆满。

  吃饱喝足,宋依然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奇一下厉少炎他们这次去麦克劳恩基地遇到的事情。所以她就开口问了,意外的得到了厉少炎的沉默做回答。她蹙眉,总觉得哪儿不对。

  “怎么了吗?”

  宋依然一脸狐疑的看向厉少炎、宋冥以及宋小宝这三个唯一的知情人。然而很快她就得到了答案,给出答案的人是宋小宝。

  他没有隐瞒,完完本本说了一遍。

  宋依然的表情说不出的难看:“该死的麦克劳恩,他应该庆幸自己自食恶果,否则我一定让他后悔做过的每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