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依然转开脸,没有看他,也是不敢看他:“你不怕我出卖你吗?”

   “哼。”他却是笑了,“认你的时候,已经做了这样的打算,毕竟我和你才刚刚相认,我对你来说,依然是个陌生人,但是,即使你出卖我,我也不会伤害你,因为,你是我的妹妹,叔叔唯一的血脉,我一定好好守护你。”

   我沉默了,心里很感动,很『乱』,也很复杂,即使我出卖他,他也依然会守护我,这么好的哥哥,我又怎么忍心去伤害他?

   可是,明明知道他现在做的,是错的。

   夏小岚,你到底该怎么办?

   我心烦地躺在了地上,双腿挂出边缘,身体随着妖楼的飞动起起伏伏,像是坐在一艘在风浪中摇曳不定的小船中。

   后瀛也在我旁边躺了下来,双手枕在了脑后,和我一起静静地看着干净的蓝天,和一朵一朵从我们上方而过的如同彩『色』棉花糖的白云。

   和他一起仰望蓝天时,我暂时有了个决定,去他的,管tm的任务,先让本宫好好享受一下和帅到炸的哥哥在一起的感觉!

   这样的哥哥在身边,真拉风。

   妖界和我平时看到的,想象的并不一样。我们凡人对妖界的认知,应该是妖族生活的地方,比如猫妖狐妖居住的地方,可是没想到这里每一样东西,都是妖。

   山是妖,水是妖,桌子是妖,房子,也是妖。

   整座楼会忽然飞起,对了,我们的废柴屋也会说话,不知道废柴屋是不是也是活的。

   甜蜜奶茶少女温馨气息

   我和后瀛就这样一直躺着,谁也没说话,可是,却感觉分外地安心与舒服,因为,这就是和家人在一起的感觉,即使不说话,身边有亲人的存在,也不会感觉到寂寞。

   不知道飞了多久,妖楼开始缓缓下降,云下的景『色』也看地越来越清晰,可以看到一条深深的裂谷,而裂谷的两边峭壁上,造着精致的楼房,一排排列整齐的大鸟从我们下方,裂谷上飞过,大鸟有点像翼龙,但是,身上有着艳丽的羽『毛』。

   它们整齐地飞在空中,身上像是有人。

   “呼!”它们齐齐飞过了我们缓缓降落的妖楼,带来一阵巨大的风,一股特殊的艳香也随它们飞过而来,妖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香的,而且,香味扑鼻。

   “到了。”随着后瀛的话,妖楼沉沉地降落在了峡谷的中央,带起了一阵尘土,从上面看,整条裂谷细细长长,可是下来后,发现也是异常地宽阔,宽度足足有十六车道。

   峡谷已经被人工修饰,地面上铺着圆润的鹅卵石,周围四处可见奇花异草,即使是两边的峭壁,妖界真是一个鲜艳而美丽的地方。

   “殿下来了!”周围峭壁上的小屋内传来了声声的惊呼,而下方也围上了许多妖民,不,他们穿着相似的衣服,更像是妖兵。

   有人走到了我的身边,我随意地看去,一愣,只见濂已经换上了简单紧身的黑紫『色』的短衣长裤,腰间微微『裸』『露』,『露』出了他柔软的腰肢和梦幻般的肤『色』,长长的紫发被他用一根简单的木簪挽起,左耳『露』出了一个大大的,耳环,与刚才那妖艳妩媚的男子判若两人,异常地干练,精神,更像是一位尊贵的王子!

   好吧,之前我觉得他更像是……男……宠……被他知道估计他会立马吃了我……

   他似是察觉到了我呆愣的目光,转过脸直接给我抛了个媚眼:“是不是更帅了?”

   我一愣:“为什么要换衣服?”

   他睨我一眼:“我要见我的士兵,怎能穿成那样?”

   “哦……”我呐呐点头,“你也知道啊,你穿成那个样子你的士兵会以为是公主殿下到了。”

   濂的脸『色』立刻难看。

   “嗤。”后瀛那里,已经传来了笑声。

   忽的,我不知道脑子哪根筋短路,像是受到了后瀛所说的主神坐拥六界男神的影响,我忍不住问:“濂,像你这么漂亮,会成为别的男神的男人吗?比如像轩辕辰……”

   “哼……”后瀛握拳遮住了那像是幸灾乐祸般的笑容,可是,我还没说完呢,我继续呐呐地说:“或是我哥这种?”

   “咳咳咳……”顿时,我哥呛了。

   濂的眉脚已经抽筋,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快要变成青『色』,身上连杀气都出来了,他简直是咬牙切齿地看着我:“如果你不是瀛的妹妹,我已经吃了你了!哼!”他气恼地一跃而下,浑身浓浓的杀气。

   “丑小鸭,你连哥哥也敢yy,给我下去!”随着后瀛气郁的话音,他真的一把推在了我的肩膀上,“啪!”我被他直接推出了边缘,往下落去。

   “啊!”我开始直直往下掉。

   他飞快地飞跃我的身旁,还好整以暇地双手环胸悬立在空中看着我:“你不是觉醒了吗,让哥哥看看,你能不能好好地控制你神力!”

   我鼓脸看他,深吸一口气开始凝神静气,很快,我不再掉落,悬在了空中,也摆正了身体。

   后瀛满意点头,忽然往下俯冲:“看谁快!”

   我眯了眯眼,比就比,谁怕谁!

   我也立刻学他像鸟儿一样俯冲下去,可是,没想到这样的俯冲却更加考验神力的控制,我竟是一下子刹不住车了!

   “啊——”这样下去脸会摔成大饼的啊啊啊啊!!!

   忽的,在快要撞击地面之时,有人提住了我的后脖领,我看着就在鼻尖的地面,心都悬到嗓子眼了!

   “看来还差一点。”后瀛把我扶正,笑呵呵看我一眼,朝前面走去。

   我站在原地一时没缓过神,吓成了懵『逼』,好久没回魂,甚至都忘记了呼吸:“呼……呼呼呼呼……”好半天,我才喘息起来,哎哟妈呀,吓死本宫了!

   “小岚!”黑妹的声音忽的传来,我立刻看去,只见她和大笨从妖楼的门……呃……应该是嘴里跑了出来,他们也被眼前的一切所惊讶,他们虽然在仙域,但因为属于人类,是没有实力接妖界的任务,所以,他们也是第一次来妖界。

   “卧槽……”黑妹看地下巴慢慢脱臼,都能看到她舌头上的泡泡堂,“不想走怎么办……”

   是啊,妖界太美了,女孩儿都爱美。

   大笨看着看着,眼睛里戒备起来:“好像是妖兵。”他看向了远处围着濂和后瀛的妖兵,越来越多的妖兵正往那里集合。

   “恩。”我点点头,谨慎地和他们对了一个眼『色』,他们开始像欣赏风景一样,欣赏四周,余光时不时落在妖兵的身上。

   “殿下!殿下!”前方已经『骚』动起来,只见妖兵中的妖女们朝濂和后瀛围了上去,不由的,我,黑妹,这次连大笨,也看傻眼了,他总算像个正常男生,被美女『迷』倒。

   那些妖女太漂亮了!

   这里的妖兵大多数都已经有了人形,所以妖女们********,还有各种耳朵和尾巴,这种异种的美女,说不出地妖艳魅『惑』,最重要的,她们还穿着紧身的战衣,简直像是制服诱『惑』!太污了……人间带坏了我……我要忏悔一下……

   “看够了没有!”这一次,是黑妹不爽地厉喝,大笨的脸唰一下红了起来,匆匆侧开脸。

   而濂也在妖女们的围绕中妩媚而笑,如同撒爱的天使一样,把笑容撒给每一个钦慕他的女人,他以后一定会有很多妃子,看着就那么花。

   就在这时,又一只巨大的鸟从空中飞落,正好停在了我们的不远处,一个身穿麻质的短衣长裤的男生背对我们从上面跃了下来,干净利落的短发清清爽爽地只用一个小冠扣起,他跃下后立在大鸟的颈边,温柔地抚『摸』着它的脖颈,大鸟舒服地低下脸,和他亲昵地磨蹭,他微微侧脸,『露』出了温柔的微笑,登时,我和黑妹还有大笨怔立在了原地!

   风,风!

   “风凌灿学长!”黑妹惊呼起来,一坨泡泡糖都从她的嘴里直接喷出。

   那个男生听见黑妹的惊呼下意识朝我们看来,立刻,他也吃惊地怔立在了原地,看着我们。

   真的是!风凌灿!

   第一次我和他告别的时候,他在魔界,然后,我们在炼妖炉中相见,他说他已经在炼妖壶中潜伏许久,说明那时他和后瀛是敌对的!

   然后,我带他逃到了妖界,可是没想到这一次再见,他,他,他这是明显和我哥是一伙了啊!

   不然他怎么会在这里?骑着这里的妖鸟,没有被妖兵妖民们揍?至少,濂和后瀛也会发现他,可是,濂和我哥似乎并没陷入戒备。

   “小岚!”风凌灿可以说是非常吃惊地朝我走来,停在我的身前像是带一分忧急地看着我,“你怎么来了?!”

   就在这时,我看到我哥和濂果然察觉到风凌灿回来,朝这里看来了,濂对我哥一笑,我哥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朝我们直接走来。

   风凌灿正好背对后瀛,他似是有所察觉忽然间收起了眸中的忧急,恢复平静。

   我看着风凌灿神情的变化,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