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如泼墨,占地广袤的皇城却灯火璀璨,在狂风暴雨中,威严、辉煌。言睍莼璩

   皇甫御的车子,平稳的停靠在主宅门口,一直撑着大黑伞站在门口东张西望的云姨,瞅见车子停靠,她几个箭步跨入大雨里,将黑伞罩在皇甫御的头顶,另一只手拿着毛巾,深怕冰凉的雨水滴在皇甫御的身上。

   “大少,您回来了?!快,别被雨淋着!”云姨担心地催促。

   皇甫御淡淡“嗯”了一声,转而对车里的赵毅喊道:“跟我去趟书房,有几分文件,你拿回公寓签署下,明天的会议需要。”

   “是!!三哥!!!”赵毅跟着钻出车,撑开黑伞往主宅走漭。

   云姨护着皇甫御进门之后,忙不迭地用毛巾擦掉他西装外套上的水珠,随即皱着眉头说:“这鬼天气,两三天就下这么大的雨,能不能消停下……”

   皇甫御任由云姨替他擦身上的水珠,他换了拖鞋,直径上楼去书房。

   却在楼梯上,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浓密的剑眉微敛,他问:“云姨,苏静雅回来了吗?!”最近,他每次回家,她就像嗅到鱼腥味的猫,再晚都阴魂不散的围着他的身边转剀。

   一会儿给他准备宵夜。

   一会儿又替他放洗澡水。

   一会儿再帮他换药……

   谄媚狗腿的……不可开交。

   可爱的长辫子少女

   今晚,怎么没围着他转了?!

   真是有些……诡异。

   难道……今天没有陪她去买亲子装,生气了?!

   按理说,他答应她的事情,没有办到,她的确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使性子、生闷气。从小到大,她都不是这样的吗?!

   当年,他答应每次把孤儿院发的糖果全部送给她那只馋猫吃,结果因为一次他拿了一颗糖给别的女孩子,只给了她两颗,她当场就发飙得跟个母夜叉一样,凶神恶煞的对他又打又骂,然后赌气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生闷气,反锁着门,还不让他进去,还得他在门口睡了一整晚……

   她应该就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生气了。

   皇甫御挑了挑眉,不打算理会她,去书房让赵毅将文件拿走。

   谁知——

   云姨十分困惑的开口:“大少爷,苏静雅不是跟你在一起吗?!她没有回来啊!!晚上八点的时候,她用公司电话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把小少爷带回家,别在商场等她了,她说运动会的亲子运动,她和你去买。她没去找你吗?!”

   “……”皇甫御听了,迈楼梯的脚,忽而一僵。

   *************************************************************************************************************************************************

   赵毅开车,皇甫御坐在后车厢,车里的光线很微弱,皇甫御俊美的脸庞,融在幽暗里,表情不明。

   可是,赵毅分明感受到,脊背有一股强过一股的寒风刮来,让他觉得:芒刺在背。

   “……”不由分说,他一脚踩紧油门,加快速度往公司疾奔而去。

   四十分钟的狂飙,在快要抵达公司的时候,皇甫御的手机,突然嗡嗡的响。

   开会的时候,皇甫御的私人手机留在身上,工作手机交全部交给赵毅。

   赵毅感受到手机的震动,他逃出来,淡淡瞥了眼屏幕,进行号码的赛选。

   皇甫御的习惯是,工作手机从来不接没有任何意义的电话,以及一些***扰垃圾来电。

   锐利的眸光,瞄了眼屏幕上闪动的电话号码,赵毅的脑海立刻蹦出号码的主人是谁。

   微微别过脸,赵毅恭敬地问:“三哥,白小姐的电话,要接听吗?!”

   皇甫御一听,浓密的眉头,不由深深一拧。

   现在,他真的很心烦,尤其是想到苏静雅那蠢货,竟然还在公司大门口等着,他就愤怒的想杀人。

   等不到他,或者时间太晚了,抑或是天气不好,先回家啊。不就一件衣服么?!用得着一直在门口等着么?!

   这些都算了,最气人的是:手机居然打不通。

   皇甫御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气得生疼。

   舔了舔薄唇,他淡淡的哼:“处理掉,我不想接!”

   一个苏静雅,已经让他快要心力交瘁了,他现在真的没有任何心思去搭理别的女人。

   赵毅闻言,点头回复:“明白。”

   拿出蓝牙耳机,戴在耳朵上,他接通之后,低声说:“白小姐,你好,有什么事吗?”

   ……

   咯吱——!!!

   刺耳的尖锐刹车声,划破大雨滂沱的夜空。

   赵毅一脚将刹车踩得死死之后,惊恐的扭头向皇甫御看去:“三哥,白小姐……出事了!!!”

   ******************************************************************************************************************************************************

   苏静雅缩在角落,巴掌大小的脸,都被飞溅的雨水打湿。长时间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她冷得瑟瑟发抖,牙齿都发出咯咯的声响。

   安静得只有暴雨在喧哗的夜,她纤细发颤、如蚊蝇般鸣叫的声音,被大雨淹没,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能听得见。

   “……九百九十九……一,二,三,四……九百九十九……一,二,三,四,五……九百九十九……阿嚏……”

   一阵寒风吹来,苏静雅狠狠打了个喷嚏,感觉头顶斜斜飘落而下的雨水,越来越大了,她无辜、委屈的鼓起小嘴,大大的眼睛,却死死盯着公司门口。

   低低的,她小声的自言自语地问:“欢欢……我都数了好多好多‘九百九十九’,你怎么还不来呀。呜呜……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来啊,商场都关门了……”

   苏静雅水灵灵的大眼,转来转去,蓄着泪水,却一直掉不下来。

   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想到皇甫御从小到大从来不放她鸽子,于是……又从振旗鼓为自己打油加气,同时也替自己的失落找个借口,能安慰自己不伤心、不难过、不痛哭的借口:“我再数十个‘九百九十九’,如果你再不来,我就不理了,真的不理你了……”

   吸了吸鼻子,她声音发颤嘶哑的,又耐着性子数:“一,二,三,四,五……”

   一辆跑车徐徐在大厦斜边停下。

   水淼坐在驾驶座上,看见缩在一脚,在幽暗灯光下,显得可怜又单薄的女人,他眯了眯眼,直直看了许久,最终……他拿出手机,给赵毅拨了电话:“喂……赵哥,苏静雅不在门口啊,公司大门,压根就没有人,好……我挂电话了。”

   阴鸷狠毒的眸光,再次射向角落,水淼十分厌恶的冷哼:“苏静雅,这就是给你的教训。别以为现在三哥撑腰,你就拽得二五八万一样。你以为你是谁啊,三哥允许你在他的世界走来走去,可是我不允许。活该——!!”

   低低咒骂了一番,最后,他发动车子,立马消失在公司门口。

   苏静雅觉得自己的耳边,有什么东西,嗡嗡的叫。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却发现公司门口站着很多人,每个人都好奇、惊愕的盯着她,把她包围得水泄不通。

   住在同一小区,经常结伴而来的秀秀和美丽,更是像看怪物一样盯着她。

   美丽的臂弯里,挎着最新出来的爱马仕包包,颜色鲜亮刺目,她涂着大红色豆蔻的指甲,更是醒目。

   “苏静雅,你真给我们办公室丢脸。哪里不睡,偏偏睡在我们公司大门。你到底在想什么?!你不觉得丢脸,我们都觉得很丢脸!”美丽尖酸刻薄的说。

   秀秀附和道:“是啊,你是没钱,还是怎样?!黑幕帝国的工资,在春城不低了,总裁对我们不薄,你这样大刺刺睡在公司门口,不知情的,还以为黑幕克扣你工钱,不给你呢。好了,赶快走吧,别丢人继续睡在这里了。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皱巴巴的,你刚从垃圾堆里爬出来吗?!”

   “黑幕,怎么会有这样的员工啊?!”

   “是啊,太影响形象了。”

   “如果传去别的公司,不是让整个春城看黑幕的笑话么……”

   ……

   经过美丽和秀秀的挖苦,公司其他职员也纷纷发表自己的观点。

   苏静雅被他们当场另类怪物一样逼视、仇恨的瞪着,她埋着脑袋,一点点站起身,想要回去换衣服。

   蜷缩在角落一整晚,她腿都麻掉了。

   而且,喉咙又干又痒,口干舌燥的好像要燃烧起熊熊火焰。

   在她艰难的想要迈开步子离开的时候,人群里,突然传来一声好听纤细的女声:“苏小姐,你怎么在这里啊?!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全身湿漉漉的?!”

   白馨从人群里挤出来,光鲜亮丽。

   苏静雅看了她一眼,苦涩的挤出一抹笑,说:“我没事!!”

   她的嗓子沙哑得快要发不出声音。

   粗噶的嗓音,不仅惊得她错愕不已,就连围观的人,都忍不住哄堂大笑起来。

   苏静雅皱着眉头,推开他们就要跑开。

   白馨却翻开自己的包包,将纸巾掏出,递给她,笑得温柔又灿烂:“你拿着纸巾擦擦头发吧。昨晚在这里淋了一整晚的雨吗?!肯定淋雨感冒了,你先回家好好休息,一会儿,我替你向总裁请假。”

   说着,白馨低头看了眼手腕意大利最新上市,镶嵌着钻石的漂亮手表,继续说:“总裁应该快到了。昨天晚上,他开完会,直接去了我的别墅,喝了些酒,现在应该醒了。你就放心吧,我会帮你请假,不会扣工资。”

   “……”苏静雅一听白馨的话,脑子一下炸掉了,耳畔嗡嗡地响,她眼前黑光一闪,几乎快要站不稳。

   盯着白馨看了许久,她才无力的问:“你说什么?!昨晚,他在你哪里?!”

   “……”白馨眨了眨眼睛,笑得天真又无邪,她耸了耸肩,“怎么了,有问题吗?!我和他都快订婚了,他住在我哪里,很正常呀。苏小姐,你也可以住在楚少爷的家,难道不是么?!”

   ……

   后面的话,苏静雅完全没听清楚,她连自己是如何离开公司的都不知道。

   直到她在马路上,被人狠狠撞了下,险些跌倒才回过神来。

   一夜的暴风雷雨,第二天的春城,依旧阳光明媚,空气清新,完全找不到丝毫暴雨的痕迹。

   明媚的阳光下,她蹲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掩面,哭得无声无息。

   【欢欢……什么要骗我?!】

   【为什么让我等一个晚上?!】

   【欢欢……】

   白馨冷漠的盯着苏静雅失魂落魄离去的背影,嘴角烂漫的笑,也一点点降下,随即呈现的,是从来没有过的狠毒表情。

   冷冷一笑,她转身直奔停在公司旁边的一辆黑色轿车,刚钻进去,黑色轿车便“唰~”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

   医院里。

   皇甫御从病房醒来时,太阳穴很刺痛。

   抬起左手,使劲揉了揉,才觉得清醒一些。

   真是奇怪,昨晚,他居然会睡着,而且睡得如此的沉,完全没有任何知觉。这并不是他的风格。难道,昨天忙公司的事情,真的忙得如此疲乏?!

   拿了衣服,他去隔壁的病房,见白馨脸色苍白的还在沉睡,他便轻手轻脚退出去病房,却刚好迎面碰上主治医生。

   “医生,怎么样?!她还好吗?!”皇甫御低声问。

   医生翻了翻检查报告,说:“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之所以晕倒,也是之前进行心脏手术遗留下来的后遗症,你是她的家属吗?!多关心她一点,进行过心脏手术,应该遗留下来心痛的毛病,以后定期带她来做检查,应该没事。”

   皇甫御浓眉一敛:“我明白了。”

   赵毅来医院时,皇甫御对他吩咐:“你留在医院好好照顾她,我先去公司。”

   “好,三哥。金鑫在门口,他送你去公司。”赵毅说。

   皇甫御点头,甩了甩有些酸麻的胳臂,大步走向医院门口。

   而白馨,在听到皇甫御对赵毅说去公司的时候,她微微睁开眼睛,眼底,一片阴郁,她扭头盯着门口,看见皇甫御的身影从玻璃窗前一掠过而,直到赵毅推门的声音响起,她才连忙闭上眼睛。

   **************************************************************************************************************************************************

   商场里。

   苏静雅瞪着一双大眼,脸色苍白,眼巴巴的盯着橱柜里,一家三口的模特身上的亲子装。

   昨天去公司之前,她就跑来商场逛了圈,一眼就看中了橱柜里穿在模特身上的亲子装。

   大红色。

   很喜气,很阳光,很温暖。

   虽然在夏季穿这个月颜色会觉得很热。

   但是,她觉得那就是家庭的温度。

   昨天本来还欣喜万分,幻想拉着皇甫御来这家店把衣服买了,却不曾想……

   导购小姐,看见苏静雅一直站在门口盯着亲子装,于是微笑着询问:“小姐,喜欢吗?!如果喜欢,可以买下哦。这可是限量版,整个春城只有一套哦!”

   苏静雅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套衣服,咬着嘴唇说:“喜欢!!”可是,她不想一个人,孤孤单单来买。

   转眼望去,店里,有好几家人在看亲子装。

   孩童雀跃的欢呼声,异常的好听。

   “哎呀,妈妈,我要喜洋洋。我要穿喜洋洋那件。”

   “你们看,皮卡丘,那是皮卡丘,我也要皮卡丘。”

   “……”

   苏静雅微笑着看着和乐融融的一家人,不知不觉中,笑得满脸泪水。

   导购小姐见了,吓得不浅,她惊悚的盯着苏静雅,问:“小姐,你还好吗?!你哭什么啊?!”

   “……开心呀!”苏静雅笑,笑得越发灿烂,她指着其中的一个男孩,骄傲地说,“我儿子也有那么高,跟他一样酷酷的,帅帅的,特别聪明,每次考试都是第一。不过……我老公比那男士帅多了,也高多了!!”

   “……”导购小姐,一时不知道回复什么,只得干干笑着,连忙转移话题,“喜欢那套亲子装,那就赶快买下吧。今天搞活动,打七折!!”

   苏静雅泪眼朦胧的又瞄了一眼亲子装一眼,越看越喜欢,不过她却摇头,红着眼眶说:“我过两天,和我老公一起来买。你们给我留着。”

   说完,她转身就离开。

   可是,在乘坐电梯下楼的时候,她却哭了出来。

   过两天,和老公一起来买?!

   什么老公啊?!

   她和皇甫御都离婚了。

   不是老公,准确的说是——前夫。

   过两天,和前夫来买。

   苏静雅走出商场的时候,迎面扑来滚烫的热气,她觉得自己好像都要被烤得融化掉了。

   明明热得要死,她却觉得冷,全身都在冒冷汗。

   站在炙热毒辣的艳阳下,她抬头望了望蓝天白云,准备打车回小公寓换衣服的时候,却觉得头晕目眩,甩了甩晕沉的脑袋,没走两步,眼前一黑,整个人都无力的瘫软在地。

   ***************************************************************************************************************************************************

   楚易凡洗了澡,换了套凉爽的衣服,出现在房间时,女佣正在给苏静雅换衣服。

   “少爷!!”女佣,连忙扯过被子,将全裸的苏静雅遮住。

   慌乱之中,露出了大片美好的肌肤。

   楚易凡瞅见女佣在替苏静雅换衣服,非但没有回避,而是大刺刺的走进去。

   站在两米宽的席梦思大床前,看着躺在柔软床上半裸美背的女人,肌肤如婴儿般弹指可破,一头柔亮乌黑的长发狂乱散开,很妖娆,很媚惑,楚易凡挑了挑剑眉,邪恶的勾唇,笑得十分匪气……

   Ps:【2013.1.4】今天更新来了,更新完毕。今天小妖要出门,熬夜把更新写完了。昨天一万八,写得小妖险些断气,%>0<%。

   有月票的,赶快投吧,不要掖着等月底威胁小妖加更用,呜呜,那样很残忍,……月初都没冲上榜单,月底威胁小妖也没用。冲不上榜单,一张月票,还没一杯咖啡振奋人心呢。O(∩0∩)O。月初,月票涨得快,小妖一受刺激,指不定又大爆发更个一万八啊。

   求鲜花,求荷包,求月票……今天踊跃,明天开船。太冷清了,就磨磨蹭蹭,让你们大家如饥似渴……饿死得了!O(∩0∩)O

   大家猜猜,三哥知道笨笨的小雅,被其他男人看光光,会怎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