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衡道青着脸挑眉看着温子洛,颇有些不耐烦道:“什么不是主谋!林妈妈收买了菊园花匠和万掌柜来陷害你毒害大夫人,物证人证俱在,还有什么可说的!林妈妈主使的这一切,明日我便按照当朝律法对林妈妈进行处置!把人拉下去!”

  “父亲,敢问林妈妈为何要下毒害大夫人,为何要陷害于我?”温子洛紧接着温衡道说道,向无霜使了个眼色,让那些侍卫不能立即将林妈妈带走。

  温衡道不可能不知道林妈妈根本不是主谋,可是他为何要如此武断的判定是林妈妈所为,就像上次千霞紫链的事情一般,急急将所有的罪责推倒温欢身上,根本不予深究。

  温衡道也不可能猜不到不会是如姨娘指使的林妈妈做的此事。他这样做究竟是不愿在人前揭穿如姨娘,还是另外有什么的打算。可温衡道既然那样爱独孤汐,为何还要任由如姨娘这样一枚定时炸弹在独孤汐身旁。

  温衡道究竟是怎么想的?

  温衡道沉脸看着温子洛,这丫头心思精得很,怎么会想不到此事与如姨娘有关。再怎么说如姨娘也是她的亲娘,怎么能如此揪着不放!立即喝道:“林妈妈居心叵测,意欲挑起丞相府后宅事端,实在是可恶至极,还不赶紧拉下去!还有什么好说的!洛儿,折腾了这么久,回你的座位上去!”

  “温丞相,此事本皇子倒是觉得温二小姐说得没错,一个小小奴婢,怎么可能会有五千两银子拿去收买帮凶,莫不要一时激动错判,放过了真凶才是。”独孤玉泽缓缓打开折扇说道,目带欣赏的看着温子洛,这个女子果然不错!年纪虽小,心思却不是常人所及,若是将来能为他所用,再加上她的身份……

  温子洛没想到独孤玉泽会帮她说话,一抬头碰上独孤玉泽打量的目光,虽然温和,却像是在透过她看到另外的什么一般。错过视线,仍旧看着温衡道,现在独孤玉泽帮她说话,温衡道自然是不好在生生急忙将此事压下去。

  一旁的侍卫见独孤玉泽也开口说话要细查此事,无霜也在阻止他们将人带走,又见温衡道半晌没有说话的意思,顿时停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温子洛不慌不忙道:“父亲,六皇子说得正是,五千两银子,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父亲你一年的朝奉也不过如此。林妈妈跟在如姨娘身边服侍许多年,可是再怎么着受如姨娘的喜欢信任,也不可能拿得出五千两银子!这背后应该另有人在操控此事才是!如姨娘,你说洛儿说得对还是不对?”

  如姨娘看着温子洛若有似无挑衅的眼神,突然觉得像是有一根针插在心尖上。

  若她说是,那无疑是同意了温子洛的话,此事另有主谋,还要再继续查下去才是。若她说不是,那林妈妈一个小小奴婢跟在她身边这些年都能捞到五千两的油水,更何况其他的奴婢,还有她这个一直管理后宅的姨娘!温子洛果然是好心思,这么快就把这两难的选择还给了她!

   优雅私房丽人写真

  但若她没有完全的把握,又怎么会借林妈妈的手去做此事。在一开始策划的时候,她就想到万一被揭穿后的退路!

  如姨娘叹口气,颇有些痛心疾首的看着林妈妈道:“洛儿说的自然是对的,也怪姨娘我看不清人,竟然连身边跟着这样一个恶仆都不知道。姨娘啊,果真是老了,一眨眼连洛儿你都长这么大这么聪慧了,也不枉当年我冒着早产的风险将你给生了下来!”

  温子洛淡淡一笑,也不再看如姨娘,只道:“不知父亲可想好没有?林妈妈都这么大一把年纪的人了,有什么深仇大恨要去害大夫人,连自己的家人都不怕牵连,并且其他人都不陷害,偏偏要陷害才从圣天寺回来的洛儿。”

  温子洛笑得温和,见温衡道的脸越来越难看。温衡道如此不愿意深究此事,难道是怕把如姨娘揪出来后,惹恼了李家的人。的确李家又是手握兵权又是贵妃的,实在是不可小觑。

  但以她对温衡道的了解,若是有什么威胁到独孤汐安全的,温衡道定会不顾一切的去铲除。况且他还是当了几十年的丞相,又怎么会惧怕因为一个李沁如而得罪了整个李家。

  李家是一个大家族,哪怕李家会因为此事恼怒,可事情如果到了那一步,李沁如彻底失去在丞相府的地位,无疑便成了李家的一颗弃子,李家又岂会因一颗弃子和温衡道翻脸。

  温衡道啊温衡道,你口口声声爱独孤汐如命,为何却不愿意正式打压李沁如,还想替她遮掩。

  温衡道见众人都望着他,只道此事要想再匆匆解决不行的了。不经意间恨恨的瞪了一眼如姨娘,此事最好不要是她策划的!这么些年来,他的忍耐也是有限的!

  “衡道,洛儿和玉泽都说得有理,此事还是要查清楚得才好,不然让背后之人又钻了空子,再发生什么事情可就不好说了。”独孤汐轻声说道,却明显是松了口气,爱怜的看着温子洛,差一点这个孩子又要蒙受不白之冤。

  “汐儿说得没错,若是不查清楚明白,我也不会放心的回端王府。”端王妃冷冷道,语气中带着不满。她再怎么想不远,在听到温子洛的话后也觉得可疑了起来,况且是这个在朝中混得风生水起的女婿!

  独孤汐和端王妃的话无疑又是给了温衡道一个压力,温衡道看向老夫人,老夫人正闭目专心致志的转动手中佛珠,仿佛这一切的嘈杂都与她无关。

  温衡道终是叹口气,看着林妈妈道:“林妈妈,刚才大家的话你可都听清楚了,如若你老实交代是谁指使的你,那本相可考虑饶你一命!”

  林妈妈双目失神的看着地面,对着一切仿若是置若罔闻,温衡道的话就像只是对着空气打了一番。

  “看来有些事啊林妈妈还是没有想通。”温子洛淡淡道:“林妈妈既然是如姨娘的陪嫁丫环,跟在身边一二十年了,如姨娘对林妈妈多多少少肯定还是了解些的。不如姨娘说说林妈妈都经常和谁在一起,最近有什么异常举动没有,说不定可以借此顺藤摸瓜,把真相给查清楚。”

  温子洛语气淡淡,不着痕迹的把话锋再次指向如姨娘。

  温子妍只觉得一股气压面而来,怎么一会儿时间,到变成温子洛这小蹄子来问她们了,这一切都乱了,乱了!

  立即怒道:“温子洛,你乱嚼什么舌根子!和林妈妈经常在一起的就是如姨娘!你拐着弯子说话,不就是想要大家怀疑如姨娘吗!你这小小年纪怎么能有如此恶毒的心思,亏得如姨娘生你养你,你就是这样空口无凭的陷害自己亲娘的!也不知道如姨娘上辈子是欠了你多少,会遇上你这样一个女儿,简直就像是一个讨债的!”

  温子洛冷冷看着温子妍,说的没错,这辈子她就是来讨债的!“大姐,洛儿可从未说过怀疑如姨娘指使林妈妈做了这些事的话,可都是你说的啊。洛儿也不过是想早点查出真凶,才想着向如姨娘讨些可能的线索,却不想被大姐你说得如此不堪。也罢了,大姐你刚才跳舞时受了那么大的打击,心情不好骂洛儿出气也是常事,洛儿也就不与你计较这么多了。”

  “你这个——”

  “妍儿!”如姨娘急急打断温子妍的话,稳了稳心神,看向温子洛道:“洛儿,林妈妈虽然跟在我身边,可为娘整日处理相府大大小小的事情哪里会注意到那么多,再说了,近日我也的确是没有发现林妈妈有什么异常,兴许是林妈妈撞得太好又或者是我太累了,没发觉吧。”

  “姨娘虽然怨恨十三年前因那事你被送去了圣天寺,可是大夫人到底是你父亲的妻子,端庄贤淑,对姨娘也甚好,姨娘到底不过是一个妇人,就算是怨又怎会去做这样的事情。况且,在你没回来之前我都没有因此事去害大夫人,更不可能在你回来之后再生出去害大夫人的心思,其实早在你回来的那刻起,当年的恩恩怨怨,姨娘都已经全放下了,只想看着你们姐妹在我身边好好长大而已。”

  如姨娘一边说一边看向温衡道,眼泪不断的流出,眼神之中是委屈也是怨恨。

  温衡道不耐烦道:“都别再说了!林妈妈,本相最后问你一次,此事究竟是你自己所为,还是他人指使的你!若是再不说话,本相就直接派人将你押下去,定了此事!”

  林妈妈仍旧是盯着地面,不发一言。

  温子洛感觉不对,立即走到林妈妈身边,低声道:“林妈妈,谋杀皇室可是连诛三族的大罪,你就算是不为你自己想一想,也要给你的家人想想,莫错信了他人的话,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若真是定了罪,除了圣旨再无什么能救得了你一家人!你确信指使你的人能弄到圣旨偷偷保住你?”

  林妈妈忽然冷冷笑了起来,抬起浑浊的眼睛看着温子洛,低声道:“二小姐别再说了,我虽然怕死,到底还是活了这么大一把岁数了,只是苦了我的丈夫儿子在奈何桥上等了我这么多年。什么家人,我的家人早在几十年前死了!恨只恨隐忍这么久,还是没能杀的了独孤汐这贱人!任凭你再聪明,有些事你永远也猜不到想不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林妈妈顿时像疯了一般大笑起来。

  “什么主谋,就是我想要害大夫人。银子?还不是从丞相府银库里偷得!大夫人,我永远诅咒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