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妹夫,你怎么也来宁州了?”

拿起酒壶,云逸凡给自己添了一杯清酒,抬起头,看向对面脸色不太好的男人。

龙紫玄手中捏着酒杯,声音淡淡道,“自然是来找小羽毛。”

他直言不讳,毫不隐瞒。

云逸凡却差点忍不住把嘴里的酒全部都喷出来,他勉强的把酒咽了下去,被呛到的喉咙火辣辣的,就好像着了火一般,让他忍不住侧开头猛咳了起来。

龙紫玄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放开手中的酒杯,提起桌子上的茶壶,给他倒了一盏清茶,道,“喝点水罢。”

“谢谢……”

云逸凡简直是受宠若惊啊。

这个人虽然是他三妹夫,但同时也是圣武司至高无上的主上,尤其那天大战二十宗门掌教的画面还历历在目,那可叫一个威风八面啊。

这样的男人,生来就是做天地霸主的。

但他却如此的屈尊纡贵来给他倒茶,他能不受宠若惊吗?

龙紫玄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声音淡淡道,“不必客气,我们是一家人。”

暖暖的模糊

云逸凡捏着茶盏的手猛的一抖,茶杯差点从他手中掉出去,感情三妹夫这是在讨好他吗?

这未免也太天方夜谭了吧?

他抬头探究的朝着龙紫玄看去,却看到他绝艳的面容晦暗如深,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绪,更别提什么讨好了。

可能一切都是他想多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由他亲口说出‘一家人’这几个字,让他倍感受用啊。

三妹夫这是承认自己的身份了啊。

只要想到自己有这么一个厉害的三妹夫,云逸凡便觉得非常的飘然虚荣。

若是让别人知道,圣武司的龙司主是他的妹夫的话,恐怕他走到哪里,都会被无数人追捧巴结吧。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忽然觉得,三妹夫倒的茶都是这么的香呢,怎么喝怎么觉得别有一番滋味。

放下茶杯,云逸凡舔着脸笑了笑,道,“三妹夫,我三妹妹跟我爷爷说,你们两个分开了,这是怎么回事吗啊?”

作为一个男人的角度,云逸凡觉得,龙紫玄绝对是非常喜欢凤羽的,否则,也不会把她宠在手心。

可是三妹妹却说他们分开了,他一直都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分开。

龙紫玄脸色暗了暗,声音低沉道,“之前的确发生了一些事情,不过,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她分开,不瞒你说,她这一辈子,只能是我的。”

是的,谁都休想从他手中抢人,谁敢抢,就别怪他不客气。

哪怕是幻也一样。

原本他是打算让凌白和花乱先找一颗心回来,然后他在找她解决之前的恩怨是非的。

因为他不舍的让她痛苦,所以哪怕每天都非常想见他,他也只是偷偷的去看看她,从来不会在她面前出现。

可谁知,那个该死的魔刀居然会打乱他的所有计划。

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颗心,放在了小羽毛的体内。

所谓相由心生,随心所欲;说的便是一个人的容貌和性情,都是由心而发。

那个混蛋难道就不知道,如果小羽毛被那颗心影响了,那么,不论容貌还是性情,都会随心改变,那样的话,她还是原来的小羽毛吗?

她还是他们喜欢的那个小羽毛吗?

龙紫玄捏着酒杯一饮而尽,眸中晦暗如深,他一定要尽快解决了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他的小羽毛,变成另外一个女人。

云逸凡察觉到他身上忽然爆发出一股隐晦又汹涌的阴暗气息,立刻吓得正襟危坐。

倒不是害怕龙紫玄这个人,而是单纯的弱者对着强者那种天性的畏惧。

龙紫玄的修为,没有人知道他究竟达到了何等境界,不过,随意一丝气息,却足以压制的云逸凡身体紧绷,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他吞了吞口水,道,“三妹夫说的不错,我也觉得,只有你能配得上三妹妹啊,我是非常支持你们在一起。”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这个道理,云逸凡还是懂的。

而且,他又不傻,怎么会看不出来,龙紫玄究竟想听什么。

龙紫玄赞赏的看了他一眼,这个小子,倒是机灵。

他勾了勾艳红的薄唇,声音旖丽魔魅,道,“二公子果然是别具慧眼啊,本座觉得,二公子一定会大有作为。”

“是吗?”

云逸凡低低笑了起来,道,“那日后,还望三妹夫多多提携才是啊。”

“好说,”龙紫玄声音慵懒道,“只要你用心撮合小羽毛和本座,好处少不了你的。”

云逸凡心中瞬间乐开了花,有三妹夫这话,他基本已经可以在北荒境横着走了啊。

恐怕他现在提出要进圣武司,三妹夫也一定会答应吧。

不过还是算了,他可不想给三妹夫做属下或者跑腿。

龙紫玄伸手掏出一个药瓶,随手放在云逸凡面前。

云逸凡看着药瓶,声音疑惑道,“三妹夫,这是什么?”

虽然嘴上在问,但是他心中却清楚,这绝对是好东西,三妹夫是什么身份啊,他拿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寻常之物?

龙紫玄声音淡淡道,“可以让你立刻突破到化虚境的神丹,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一般丹药,服下之后,都是会有副作用的,这也是凤羽手中那么多丹药,却没有给云逸凡的原因。

但死龙紫玄拿出的这颗,居然没有副作用。

可想云逸凡究竟有多么的兴奋,化虚境就在眼前向他招手啊,他怎么能不开心?

他速度极快的收起了药瓶,狗腿的说道,“三妹夫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在三妹妹面前不遗余力的替你美言的,让她无比深刻的意识到,你才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除了你之外,她选谁都是糟蹋自己。”

龙紫玄勾了勾唇,虽然知道云逸凡这番话不过是嘴上随便说说罢了,不过却不得不承认,他心中无比的受用。

因为他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有他才能配得上小羽毛。

云逸凡看着龙紫玄唇角的笑,有一瞬间的恍惚,就算他同为男人,但是对这个男人的颜,却是绝对服气的。

他也算见识过了形形色色的美男,但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绝对是最出众的那一个。

如果三妹放弃他选择别人的话,那真是太眼瞎啊。

只要想想这样的男人便宜其他女人,连他都会有种暴殄天物的感觉,真不知道三妹怎么想的。

唉,他为何就不是女儿身呢?

云逸凡忽然无比的忧伤。

他那热辣的目光,让龙紫玄忍不住满头黑线,这个小子胆子可以啊,居然敢这么看他。

果然是他今天对他太好了吗?

他皱着眉,声音冷了几分,道,“看够了吗?”

云逸凡激灵的打了个冷颤,三妹夫的声音简直太冷了啊。

他端起茶杯故作轻松的抿了一口,道,“三妹夫啊,虽然我很赞成你跟三妹妹在一起,不过现在出了点麻烦。”

他放下茶杯,一脸痛心疾首的说道,“那个幻你应该认识吧,他简直太混蛋了,前几天把三妹妹给拐跑了,而且,我觉得自从他出现之后,三妹妹就变得怪怪的,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也不知道他对三妹妹做了什么。”

只要想到冷冰冰的三妹妹用那么柔腻娇羞的声音喊他‘逸凡哥哥’,云逸凡便觉得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非常的接受无能。

他的三妹妹多高冷啊,连二哥都不屑喊,怎么会喊他‘逸凡哥哥’?

这简直太奇怪了啊。

龙紫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光滑的酒杯,听完云逸凡的话后,忍不住高看了他一眼。

这个小子,倒是不蠢,这么快就发现了小羽毛的异常。

看来,的确是可造之材啊。

“他的确做了什么,本座不会放过他的。”

他淡淡的说道。

云逸凡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啊,他,他真的对三妹妹做了什么啊?三妹夫,三妹妹该不会有危险吧?我们快点去找三妹妹好吗?”

从龙紫玄口中听到幻的确对凤羽动了手脚之后,云逸凡真的坐不住了,就怕自己出发的迟了,就会再也见不到凤羽一样。

“不着急,”龙紫玄垂着头,道,“他们今天会回来。”

“你怎么知道?”

云逸凡双眼错愕的看着他,有些难以相信,他会连幻和三妹妹的行踪都了如指掌。

龙紫玄勾唇,道,“事关小羽毛,本座怎么会不知道。”

是啊,就算想不知道都不行,他的一颗心都丢在了她的身上,如何能够不知道啊。

“那好吧,”云逸凡收回视线,道,“既然他们今天回来,那我们就不用去找他们了,在凤凰客栈等他们便好。”

龙紫玄嗯了一声,捏起酒杯,对他晃了一下,随后一饮而尽。

凤羽和幻回来之时,已经下午了。

提前得到消息的龙紫玄,把凤凰客栈全部包了下来,如此庞大的客栈,除了他跟云逸凡之外,便没有其他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