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六看着笑嘻嘻的用期待的眼光看着她的小涵,赶紧回答道:“对,叔叔是在和你阿姨玩捉迷藏的游戏,你要好好配合叔叔,叔叔待会给你买糖吃。”

“叔叔,我不要吃糖,妈妈说吃糖会牙疼的,叔叔你们喝酒吧,我最喜欢闻喝酒的味道了,而且爸爸说过,是男人就得喝酒,不喝酒的不是男人,叔叔你是不是男人啊?”小涵早就发现了,这些人一个个鼻头发红,眼角发红,一看就是常喝酒的人,肯定对喝酒有瘾,他们不喝,她就诱导他们喝点吧。她的手镯里有一种催眠药粉,喝酒到一定量的人闻就会睡过去,喝得越多睡的越死,但是对没喝酒的人是没有用的。原理她也不太明白,这种药粉是前世的时候一个和她成为忘年交的老中医教给她的,前段时间跟赵妈去药材公司进药的时候,想到这个药方,便央求赵妈给买了所用的材料,她自己制作了一些,当时做药粉的目的,是给赵爸用的,赵爸属于酒量不大的人,但是家里要是来客人的话,赵爸怕别人喝不好,就拼命的陪酒,最后总是客人没醉反倒把自己灌醉了,而这种药粉的作用便是,让喝醉了的人直接进入睡眠状态,但对身体无害,醒来后还会神清气爽。小涵当时放在手镯里一些,是以备急用的,没想到今天要给这些人用上了,希望她能成功吧,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了。

“小丫头,叔叔当然是男人了,是男人中的男人。”说着老六还做了个健美的动作,代表他很男人,接着又说道:“不过今天叔叔不能喝酒,你就凑合着吃一顿吧。”

“切,不喝酒的是女人!我爸爸就是这样说我钱伯伯的。”小涵撇了撇嘴。

要不说老六就是个草包,被小涵这样一激,立马恼了:“小丫头,你等着。”

说着急吼吼的走了出去,小涵从背后对着方楚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方楚看她的样子直接咧嘴笑了,这小丫头,还挺会看人的,她这个办法对付老四肯定不行,但对付老六,绝对没问题,老六一看就是那种脾气暴不顶激的。虽然方楚不大明白小涵为什么一定要这几个人喝酒,因为就算喝酒也不可能都喝醉了啊?他们俩要逃出的机率也不会太大,不过他相信小涵这样做一定有她的道理,通过这几天的接触,他知道这个小丫头做事还是挺有谱的。反正就算不成功也不损失什么,死马当作活马医呗。

俩人把耳朵好好的挣着听外面说什么,看到底能不能如愿,必竟那个老四可不糊涂,他们也就仗着自己是个小孩子,用这种办法,要是稍微大点,这样说,肯定会引起匪徒的怀疑的。

“老四,你看咱们在这儿也挺无聊的,还是喝点酒吧?”老六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行,老大怎么说的?你不想活了?”

“老四,咱们就这样干坐着多没劲啊,你说这一晚上还不燥死个人?老大只是让咱们把人看好就行了,又没说不让喝酒,再说喝着酒也不困不是?”

“不行,不能喝酒,怕困就打扑克吧。”老四的声音很坚决,小涵和方楚不由的露出失望的神色。

“老四啊,不行咱们就喝点吧,我也觉得挺馋的,咱都三天没喝酒了,这嘴里都淡出个鸟来了,我心里都觉得慌慌的,就听老六的,喝点吧,咱们不多喝就是了。”

清甜可爱的小美女图片让人沉醉

“就是就是,老四,你看老五也赞成了,就这么办吧。老七,你也没意见吧?”

“我没意见,反正咱们四个人呢,喝点酒也没事,老三今晚上估计在老大那儿就不过来了,咱们四个人打扑克也没意思,还是喝点酒吧。”

外面沉默了一会,看来老四在犹豫,过去了老大一会儿,才又响起了老四的声音:“好吧,那就喝点吧,老六你和老七去买酒吧,来点啤的再来点白的。”

“好嘞。”然后是脚步远去的声音。

听到这儿小涵和方楚终于松了口气,任务算是完成一半了,后面的,见机行事吧。

老六买酒回来后,倒没忘记给小涵也倒了一小杯进来,然后就出去happy了。

听着外面猜拳的热闹声音,小涵和方楚的心情也很哈皮,小涵已经把他的办法告诉了方楚,方楚听了兴奋的不得了,没想到小涵还有这种好东西,他们总算看到希望的曙光了。

小涵假装从口袋里把药粉掏了出来,方楚虽然很奇怪小涵为什么会随身携带这种药粉,但因现在正事要紧,便也没多问。

俩人蹲在门边,不停的冲着门缝往外吹药粉,这种药粉会慢慢在空气中弥漫,倒不用怕吹不过去。

半夜两点多的时候,外面终于静下来了,小涵和方楚把耳朵贴门上听了听,打呼噜的声音清晰可辩。

小涵和方楚轻轻拉了拉门试了试,没锁!也不知道这几个人是对自己太放心还是对小涵和方楚太放心,要不是现在不能出声,俩人能用海豚音吼一顿,开心死了!

俩人采用慢动作把门慢慢的开了一条大缝,往外瞅了瞅,地上和桌子上全是酒瓶子,蜡烛已经快要燃尽,四个人东倒西歪的趴桌子上睡着了,俩人小心奕奕的把门缝又打开了一些,慢慢的往外走去,小涵往桌子那儿一歪头,吓了一跳,只见老六正睁眼睛看着他们呢,心情一下子沮丧到了谷底,这眼看胜利在望了,老六怎么醒了呢,他们跑也跑不过老六啊,这药粉失效了?方楚见小涵突然停了下来,疑惑的看了看小涵,顺着小涵的眼光看去,也看到了正在看着他们的老六,心也沉了下来,俩人和老六对视了一会儿后发现不对了,那老六怎么睁着眼睛不转眼珠也不说话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睁着眼睛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