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玉势必要留下,就算是杀了眼前这个丫头。

这丫头武功这么高强,说不定真的是大有来头,本以为是那家小姐出来玩耍。

但是那家小姐会有这么好的功夫。

要是杀不了她,说不定会给他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这丫头必须死。

苏锦夏警惕着四周的环境,殊不知对面的领头黑衣人已经动了杀心。

不过,虽不知道,但她也明白她要是不交出龙玉肯定走不了。

面对如此情形,关乎着她和范钦的性命,她不是没有想过把龙玉给交出去。

但是交出去又如何,那群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这已然成了死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范二,你要小心了。”

见那么多黑衣人围了过来,苏锦夏不担心自己,反倒叮嘱道范钦。

独处唯美女生与她的小泰迪私房生活照

范钦听了颇为感动,看向苏锦夏道:“你也要小心。”

他虽然没有自家哥哥那么厉害,但还是会些三脚猫功夫的。

对付这些人还是能坚持一段时间的。

不过面对这局面,怎么看,就觉得他们今天是难逃一劫了。

难道他们真的会死在这里。

范钦有些后悔今天带着苏锦夏出来了。

“待会儿,你要是能逃走,就不要管我。”

这丫头功夫比自己好,看起来和那个黑衣领头人旗鼓相当,要是瞅准机会,苏锦夏不是没有逃走的可能。

现在这情况是能走一个是一个。

要不然牵连了苏锦夏和他一块死,那他就是个罪人了。

“好了,别废话了,打吧。”

就算是死,她也不会放下范钦一个人走的。

对待敌人,她向来心硬,就算是刚才第一次杀人,她都没有手软。

可是对待朋友和亲人,她是做不来把人给丢下的事来。

说着,苏锦夏一只手准备着痒痒粉和银针。

和黑衣领头人周旋的时候,时不时的偷袭着周遭的人。

范钦也是如此,他手里也拿着一包痒痒粉,随时撒出来一点,弄得围在他身边的数十人不敢上前。

不过一包痒痒粉坚持不了多久,苏锦夏明白这个道理,那个黑衣领头人自然也懂。

所以他和苏锦夏打起来拖延战术。

一直不和苏锦夏正面对抗。

而苏锦夏知道他们俩个要是想逃走的话,杀死这个黑衣领头人才是关键。

只有把他给突破了,他们才有逃走的可能。

想到这里,苏锦夏收起手中的痒痒粉和银针,开始运足了功力,一招招狠利朝黑衣领头人刺去。

黑衣人见苏锦夏突然发动进攻,也只好放弃原来的战术和苏锦夏对战起来。

两人虽势力相当,但是苏锦夏却是没有对战经验,哪里能和经验老道的黑衣领头人相比。

两人对战不过有一刻多钟时间,苏锦夏已成败势。

手臂上被那黑衣人狠狠地划了一刀,幸运的是,这一刀没有伤筋动骨,伤口并不是很深。

苏锦夏这边不行,范钦那里也是独木难支。

两人被众人再次围在中间,每个人都气喘吁吁。

“看来咱们俩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对不起,锦夏,我不该叫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