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下不为例,你们两个人都起来吧。”

许久,云惋惜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李鸢跟草雀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的原因,之前偷听了全过程的云惋惜心里面自然是清楚的很,所以她并没有资格去责怪两个为了她好的丫鬟。

只是,如果不是因为提前有了一些准备的话,云惋惜这个时候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

她已经经过了一世,而这一生似乎有了什么改变。但是不管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无论要面对的对手会是谁,她云惋惜都绝对不能处在下风被动的位置上面!

“呼,走吧,咱们去看看我的那位丞相爹爹又会对我这个女儿说些什么吧。”

云惋惜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然后顺手抚平了身上的褶皱。

其实云其仪会说什么云惋惜一行人心里面非常的清楚,无非指着云惋惜,然后张口闭口就是孽女和孽女跟孽女罢了。

他什么时候才能换一点儿别的词呢?还是说,当年的状元到如今连骂人都不会了。

到达了正堂之后,云惋惜一眼就注意到了云其仪脚边的各种的碎片。

居然没有人过来收拾一下么?

云惋惜不着痕迹的动了动眉头,心里面如此的嘀咕道。

长发美女纱衣吊带白皙肌肤花丛唯美写真图片

看来,十有八九的是想要给她一个下马威吧?

“女儿见过爹,不知道爹今天这么着急的把女儿给叫过来,是所为何事啊?”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云惋惜朝着云其仪福了福身开口问道。

看着她平静到过分的面容,云其仪刚刚才压制下去的怒火又嗖的一下子升了起来。

“私相授受,品行不洁!云惋惜,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好事!?”

云其仪指着云惋惜的鼻子就开始骂!

“爹这是在做什么,女儿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为什么爹要如此辱骂女儿呢?”

云惋惜侧了侧身子躲开了云其仪伸出来的手指,漂亮的眸子里划过了一丝丝的不满。

自从重生之后,云惋惜格外讨厌的就是有人这样子指着她说话!

没有做错过什么,她居然说自己没有做错过什么!?

看着云惋惜毫不掩饰的嫌恶表情,云其仪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要气炸了!

“我,我云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作孽的女儿啊!咳咳咳,我,我愧对列祖列宗啊!”

云其仪咳的满脸通红,浑身上下都忍不住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他这是太过于激动了的关系,才会造成呼吸困难心跳加速的情况。

云惋惜注视着云其仪的一举一动,然后默默的在心里面对他的情况下了定义。

一旁的云母跟云凤鸣两个人,赶紧一边一个的又把云其仪给抚了回去。

“云惋惜,你自己做错了事情不承认也就罢了,看你把你爹给气的!你这可是不孝啊!”

云母一脸嫌弃的看着云惋惜说道。

其实她的心里面对这个跟她一点儿也不亲的二女儿,心里面也是恨死了的!

毕竟云凤鸣的眉眼看起来跟云其仪极为相似,尤其是那双眼睛,跟云其仪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但是云惋惜不同,她虽然长相漂亮但是却跟云母和云其仪没有一点点相似的地方!

三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却倒是像两家的人了。

“云惋惜究竟是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呢?当年,莫不是被人给替换掉了?”

这样子的想法曾经在云母的脑中回想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其实不光是她,就连云其仪也有怀疑过云惋惜是不是他云其仪的女儿。但是无论是请人调查还是滴血认亲,都证实云惋惜的确是他云家的血脉!

可是就算是这样,云惋惜的女儿身也注定了在相府之中她得不到父母的宠爱了。

“娘,想必妹妹她不是故意要气的爹的啊!”云凤鸣焦急的开口道“妹妹,你快点儿过来跟爹道一个歉啊!只要好好的认错了,相信爹一定会原谅你的啊!”

“姐姐,如果事情不是你做的,但是大家都让你道歉,那你最后真的会道歉么?”

云惋惜挑了挑眉头,一脸像是在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着云凤鸣说道。

而这样无所谓的态度是彻底的激怒了云其仪!

他用力的甩开了云母跟云凤鸣拉着他的手,然后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了云惋惜的面前。盯着她的那一双眼睛,仿佛都快能喷出火焰来了。

“不用了!云惋惜,你也真的是好样的!事到如今还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够硬气的啊。”

云其仪眼神阴沉的盯着云惋惜,半晌之后沉沉的开口说道。

“好,很好!我云其仪也不需要你的道歉。”

“云惋惜,宣布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云家的女儿!我云府留不得你这样的孽女,否则的话我们云家就得毁在你的手里面!但是,念在血缘的份上,你走吧!”

这就想着要把她给赶出家门了么?云其仪,你会不会想的太简单了一点啊?

在众人的视线之下,云惋惜反倒是摆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爹,你今天无缘无故的就把女儿给赶出相府,难道就不怕被天下人耻笑么?而且,你这样子做才是真正的愧对于列祖列宗吧!?”

“云惋惜,你,你现在就给我滚!赶紧滚!我,我就当从来没有你这么一个女儿!”

云其仪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就算他扬言要把云惋惜给赶出相府。云惋惜居然也还会跟他顶嘴,当即就压制不住的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嗯,似乎从她决定在跟云其仪对上开始,他这个吐血的毛病就是好不了了啊。

看着云其仪嘴角跟胸前的那一抹艳红,云惋惜漠然的如此想到。

并不是她这个人冷血,而是呆在相府之中太久,她已经把那些个亲情爱情全部都给埋葬了而已——就在她重新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一切就都结束了。

“呵呵,爹要是执意如此那女儿也没办法。只是,还希望爹你要保重身体,另外相信身为爹的孩子,我们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吧?”

云惋惜意味深长的甩下了一句话,然后大步的离开了正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