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晗公主的反应持续了一会才停了,强忍着胃里的不适,许是在路上赶路着急了,加上一时怒火攻心才会这样。

鸢晗公主并没有多想,只是身子发软,脑袋一阵阵发晕。

只有身为女子的江老夫人和江夫人一眼就看出来鸢晗公主这是怎么了。

“皇上,这一定是个误会,我只是初入陆家没有准备什么,毕竟是一家人了,想着给大家准备些礼物……”

鸢晗公主刚说没几句话,胃里的翻滚又一次折腾起来,鸢晗公主紧咬着牙才将这股恶心压了下去。

“所以才会让人误会了,并无他意,我一个人怕寂寞找来沁歌作陪,本以为和沁歌是知己好友,却没想到沁歌居然误会了。”

鸢晗公主越说越委屈,低着头可怜兮兮的,“江老夫人说沁歌和小斐是夫妻,我又何尝不知情呢,小斐的亲生母亲逝去还不足三个月,我只不过出于长辈的姿态提醒一两句罢了,免得遭人非议,一定是沁歌身边有人故意怂恿沁歌,否则沁歌为何要与小斐私下里偷偷见面,故意躲避我呢?”

这完全就是倒打一耙,鸢晗公主倒成了苦口婆心的好人了,是江沁歌和闵旻不懂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那副画又如何解释,公主既然已经成婚为何屋子里挂上了一个外男的画像呢,那画像还是公主所画,敢问上头画着的是什么人?”

江夫人忍不住了,现在是越来越怀疑,那副画就是画的闵旻!

鸢晗公主紧紧的抿着唇,“那副画丫鬟弄错了……”

鸢晗公主就是不承认,谁也拿她没办法,又没有设么实质性的证据,明丰帝更是不会往鸢晗公主头上扣罪名了,帮着鸢晗公主遮掩还来不及呢。

汉服古装美女清纯美拍艺术欣赏

明丰帝听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大约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江家说的肯定是事实。

这个时候明丰帝只能装傻和稀泥,清了清嗓子,“老夫人,鸢晗从小就是热心肠,许是关心过头了处理事情有些不妥当,但绝无异心……”

“呕!”鸢晗公主忍不住了,一只手捂着胸口开始干呕。

江老夫人冷哼,“瞧公主这反应,八成是有了吧?”

明丰帝的话戛然而止,眼眸一跳,瞪了眼鸢晗公主。

鸢晗公主也被江老夫人的话惊住了,她才嫁给陆赋十三天,算上之前的日子,只有二十几天,怎么可能怀孕呢。

“老夫人不要胡说,污蔑本宫的清白!”鸢晗公主瞪了眼江老夫人,只是眼眸虚闪,底气有些不足。

江老夫人哼了哼,“臣妇生养了几个孩子,这点经验还是有的,公主不信大可以让太医来瞧瞧。”

鸢晗公主紧紧抿着唇,哪敢让太医查,鸢晗公主忽然想起在来京的路上,不慎喝多了酒,心痒难耐和一位侍卫在马车里颠鸾倒凤的事,算算日子至少有两个月了。

怎么就这么倒霉,这么多年都没怀过身子,就那一次偏偏就有了,鸢晗公主暗恼不已。

明丰帝见鸢晗公主这幅模样,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脸都丢尽了,明丰帝还从没有这么理亏的时候,被人堵上门一个字都辩解不出来,宛若被人狠狠一巴掌扇在脸上。

江老夫人则是狠狠的松了口气,毫不客气的将鸢晗公主的伪装扒掉,鄙夷的看着鸢晗公主,江老夫人是最见不得这些污秽的,尤其是女子,太不知廉耻了。

鸢晗公主到底是没有那个勇气找太医的,胸口气的上下起伏。

“本宫是堂堂公主,岂是你说检查就检查的,你不过是个妇人居然敢藐视皇室,本宫只不过是身子有些不适,吃错了东西,江老夫人可知说了这话会对本宫造成什么影响?”

鸢晗公主紧咬着牙逼自己将不适忍着,怒瞪着江老夫人,“江老夫人无理取闹在先,污蔑本宫在后,到底是谁蓄意指使江老夫人故意为之,存了心要让皇家出丑,污蔑皇上的名声,其心可诛,求皇上做主。”

江老夫人哪会将鸢晗公主的这点把戏放在眼里,冷笑,“公主何必心虚不敢认,公主今儿敢伸出手腕子让臣妇一探究竟,倘若真的没有,臣妇用这条性命给公主赔礼道歉如何?”

“你!”

鸢晗公主噎住了,脸色铁青着,喉咙间的不适让她没忍住,紧紧捂着胸口继续干呕。

明丰帝深吸口气,亲自扶起了江老夫人,“老夫人,这件事朕会亲自处理,给江氏一个交代。”

江老夫人一听这话就知道明丰帝是什么意思了,见好就收,“皇上深明大义,臣妇只是个无知的妇孺,并非有意重装系统皇上,还请皇上恕罪。”

“老夫人严重了,雪天路滑,元公公备上两顶软轿护送老夫人和江夫人出宫。”

明丰帝扭头看了眼元公公,元公公立即点头应了,江老夫人和江夫人婉拒,只原路返回,明丰帝也不多勉强。

只不过人一走,明丰帝的脸色就阴沉下来了。

鸢晗公主下意识哆嗦了下,心虚的不敢抬眸。

“说吧,江老夫人说的有没有这回事?”明丰帝耐着性子问。

鸢晗公主立即抬眸摇头,触及明丰帝冰冷的神色,只好又硬着头皮低着头,算是默认了。

“那日……那日宫宴上的人本该是小斐,可不知为何变成了陆赋,皇兄,小斐一定就是子谦的转世,是来找我的,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拥着别的女人。”

鸢晗公主干脆扯破了这层膜,将心里话都说了出来,满脸的不甘心,恨不得杀了陆赋解气,因为陆赋的关系,鸢晗公主再无法靠近陆斐。

“混帐!”明丰帝被气得不轻,但从未怀疑过闵旻,毕竟那日闵旻一直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所以一定是鸢晗公主喝多了,才错认了陆赋就是陆斐,又或者鸢晗公主是被陆赋给算计了。

鸢晗公主被明丰帝的怒火吓得不轻,紧咬着唇,泪眼婆娑的看着明丰帝。

明丰帝此刻顾不得陆赋了,斜了眼鸢晗公主,“那个孩子留不得,这两日你就住在宫里休养,不必回陆家了,公主府的事也不必操心了,朕自会安排,朕会让驸马和陆老夫人一同搬进去,朕不管你对陆老夫人是什么态度,就是装也给朕装出孝顺的样子,这段日子不要再给朕惹出什么事非来,听见了吗?”

明丰帝的语气阴森森的,吓得鸢晗公主后半句话卡在喉咙里,不敢辩驳,立即点点头。

“是。”

“从现在起离陆斐远一点,朕不许你再踏入陆家半步……”

“皇兄,不可啊。”鸢晗公主一听这话想也不想就回绝了,“皇兄,江老夫人只是个无知妇孺,这次是臣妹不慎被抓住了把柄,晾她也不敢给皇家抹黑,除非是江家有二心故意为之……。”

鸢晗公主心里对江家心存怨恨,这口气咽不下,必须要让江家付出代价,不能就这么轻易算了。

明丰帝脸色一冷,“朕不管你私底下怎么胡闹,摆上台面被人捉住了把柄就是你的错,江老夫人虽是个妇人,年轻的时候救过先帝,仅凭这一点,谁敢去招惹江老夫人,何况江老夫人手中还握着打王鞭,别怪朕没提醒你,江老夫人性子刚烈,你若惹恼了她,江老夫人就是当着朕的面前将你打死,朕也绝不插手!”

鸢晗公主闻言身子抖了一下,紧紧抿着唇,再不敢多言,她如何感受不到明丰帝的怒火。

鸢晗公主见好就收再不敢多言,“是,臣妹知错,日后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明丰帝此刻对鸢晗公主有些烦躁,摆摆手,让人将鸢晗公主带走,元公公立即去安排。

一碗药下肚,痛的鸢晗公主死去活来浑身都在冒汗,下体已经被鲜血染红了,浸湿了衣裳。

“呜呜!都是一帮废物,疼死了!”

鸢晗公主紧紧的拽着被子,疼的都快背过气了。

医女跪在地上伸手抚上鸢晗公主的脉象,有些诧异,沉默了一会才道,“元……元公公,公主这一胎怕是难落。”

元公公就站在屏风外,一听这话眉头拧的都快打结了,对着太医使了个眼色,太医立即弯腰进去,目不斜视。

不一会太医就出来了,“元公公,公主这一胎的确难落,公主近些年吃了不少温补的药材,所以落子汤对公主的胎儿并没有多大的效果,若要强行落,至少还要再灌下两碗落子汤,只是极容易造成血崩,且性命攸关,实在难以掌控。”

元公公沉默了一会,“还有没有别的法子?”

“若要两全只能让公主的月份大些,服用催产药生下孩子,再……”太医欲言又止。

这件事元公公也做不了主,只好去找明丰帝问个清楚。

明丰帝沉默了一会,才道,“保大要紧,至于小的让太医时刻关注,这孩子留不得,吩咐太医都把嘴闭紧了!”;

“是,奴才遵旨。”

鸢晗公主折腾了一圈孩子还是保住了,一个侍卫的孽子,鸢晗公主光是想想就已经够恶心的了。

明丰帝的动作很快,给鸢晗公主挑了一座府邸,派了不少人修缮两日的功夫就整理的差不多了。

鸢晗公主的物件都已经被送来公主府,公主府占地面积不小,足足有两个陆家那么大,应有尽有,是前朝的一位公主府邸,稍稍修缮改造下就可以居住了。

陆赋的衣物也被搬来了,安置在鸢晗公主隔壁院子,陆老夫人也被送来了,还特意找了两个太医瞧。

陆赋坐在陆老夫人的塌前,脸色阴郁之极,处处被动,恨不得杀了鸢晗公主。

这贱人竟让他丢了这么大丑,怀了个孽子,有明丰帝的话,陆赋只能装聋做哑当做不知情。

只是陆赋每一次气恼,浑身血液逆流,整个人都在颤抖,不得不掏出怀中的一个白瓷瓶,倒出一粒黑色药丸放入嘴里。

眼眸迷离吐着气,眉宇渐松,痛楚被麻痹,许久脸色才缓和。

自从娶了鸢晗公主,体内的毒一次次被激发,用药的次数也在逐渐增多,继续这样下去陆赋迟早会被气死。

陆赋在公主府时就已经被圈禁了,除了自己的院子和陆老夫人的院子外,去哪都会被人跟着,若要出府就必须和鸢晗公主报备。

鸢晗公主只当这两个人不存在,在自己的院子里休养,让其自生自灭,只不过回了公主府,陆家那头的事就有些鞭长莫及了。

“小贱人,这笔账本宫记住了,早晚有一日要让你加倍偿还!”

鸢晗公主深吸口气,瞥了眼茉莉,“叫柏嬷嬷把人给本宫看紧了,本宫就不信她敢胡来,有本事一辈子躲在陆家别出来!”

茉莉紧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开口,“公主,柏嬷嬷昨儿个夜里不小心脚滑,摔断了腿……。”

“你说什么?”鸢晗公主挑眉,心中的怒火一簇簇往上冒,她才不信有这么巧的事情呢。

“不……不止如此,少夫人回府以后说是府上主子少不需要那么多奴才,已经打发了一半的奴才去庄子上,而且那些人全都是公主之前收买过的。”

茉莉的声音已经细小到快要听不见了,但在这寂静的屋子里,鸢晗公主还是听见了。

“这贱人一定是故意的!”鸢晗公主气的手一挥将桌子上摆放的茶盏全都挥落在地,顿时碎了一地的碎渣,粗喘着气。

茉莉紧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

鸢晗公主越想越不对劲,总感觉像是跳入了陷阱中,她前脚刚走,江沁歌后脚就拔除了鸢晗公主的眼线,而且陆赋和陆老夫人都不在陆家了,怎么看像是江沁歌一手计划好的。

“贱人!”鸢晗公主气的不行,恨不得立即去陆家狠狠教训江沁歌一顿,“果然是会叫的狗不咬人,不声不响给本宫下了这么个大套,是本宫小瞧了她!”

“公主消消气,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又何必跟少夫人动怒。”茉莉见鸢晗公主的脸色不对劲,赶紧低声劝。

鸢晗公主揉了揉小腹,一只手撑着额,只要一想到江沁歌和闵旻两个人在陆家随心所欲,鸢晗公主这心里抓心挠肺的难受,坐卧不安。

“公主千万别动怒,太医嘱咐公主一定要好好静养,否则极容易……”

茉莉话未落,鸢晗公主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茉莉的脸上,“你给本宫闭嘴,都这个样子了,让本宫如何静养?”

茉莉不敢吭声,低着头再不敢劝了。

不一会鸢晗公主紧捂着小腹,脸色苍白,茉莉吓得立即让人去请太医,鸢晗公主见了红,身子很虚弱,太医嘱咐必须要静养否则孩子一旦保不住,鸢晗公主也极有可能被连累血崩而亡。

鸢晗公主忍着口气,逼着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情绪才稍稍稳定下来。

而另一边的陆家却是一派安宁,江沁歌揉了揉手腕,心情大好,陆家少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人,连空气都变得好了。

“少夫人,都准备妥善了,那几个院子都封锁了。”百合高兴的不行,眉眼弯弯嘴角止不住的笑。

江沁歌点点头,鸢晗公主让陆家吃了亏,陆赋又被明丰帝防备,陆家剩下的事全都交给了闵旻,为了补偿陆家,闵旻官复原职成了京兆尹。

如今最重要的就剩下陆赋了,彻底将陆赋从陆家铲除,变成一个依赖药丸的废人!

“少夫人,皇上吩咐让明睐堂学徒五日后和南曜国比试,少夫人也在其中。”

江沁歌点点头,“去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