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那天是不是罗娟给薛佳宁刺激的狠了点关系,接下来几天宿舍里的气氛有点不是很好,不过大家毕竟也不是啥深仇大恨的,外加罗娟也不是和黄奕一样小鸡肚肠的人,慢慢的宿舍的气氛也恢复了起来。

   而让肖柔柔最为满意的是,大概是给薛佳宁教训过的关系,罗娟行事也不再那么高调,或者说说话的语气不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了,“我看罗娟算是学乖了。”

   学乖了?肖柔柔不认为罗娟会改变她的个性,或者说她只是隐藏了起来,也许那天又会恢复起来,但又和咱没有任何的关系,“吃点亏才能长大,对了,明天周末,我们去逛街吧。”上次就说好要去逛街的,只不过因为天气的关系没有逛成,而马上就要四月份了,肖柔柔打算去看看有没有价廉物美的衬衫。

   “成。”薛佳宁早就想去逛街了,“我这次一定要买两件漂亮的衬衫。”虽然薛佳宁手上有钱,可是那个价格贵了点,二来宿舍里那么多人买了这么一件衣服,她真的不想买同一款,这么贵的价格,干嘛不重新买一件,穿出去还更能吸引人的眼球。

   “燕子你也买两件,不能老是看着她们得瑟。”薛佳宁扭身对着朱燕道,“对了,你写信给你父母了吗?”上次这个家伙可是打定了主意,也不知道她的事有没有张罗开来,这年头做生意啊,特别是这种小商贩的生意当然要越早进入越好,这样捞到第一桶金之后,转身也方便啊,看看赵姨就知道了。以前还是支个小摊卖卤菜的,后来该做麻辣烫,马上就要开服装店了,这才两年的时间吧,也不知道以后赵姨她们会走到哪一步,应该是越来越好吧。

   换个人来问朱燕会觉得有点恼火,是不是想看看自家生意做的如何想插入进来。可是问话的是薛佳宁。朱燕知道她们也是关心自己的,“我写信给我爸妈了,我妈回信说打算这几天先去摆摊试试。”虽然之前跟着肖柔柔做过一单是赚了不少钱。可那也是正好妈厂里没事而干,外加自己放假之后也可以帮忙,而这次如果真的要在车站门口摆摊,那就不是一天两天一个月的事了。而是要长期待着,这么一来厂里的活就要让出来。虽然可以通过关系把厂籍留着,但是这个付出就大了,万一生意做的不好,再回去也没有啥好岗位留着。所以必须小心谨慎。“虽然车站那边也有几个摊位了,不过我妈说还是生意挺不错的,然后又认识车站里的人。稍微打声招呼,然后付点钱就成了。”

   薛佳宁觉得朱燕父母这么做也是对的。大家都不是神,未必在这里可以的办法在外面就可以了,不过她倒是没有想到朱燕的爸妈挺会来事的,按理来说在车站门口摆摊只要不是啥大领导来访,你爱摆就摆的,没有必要花这个冤枉钱,可是朱燕的爸妈就给了,可以说他们是胆小,但是这个钱付出去了,是绝对不会白花的,真的出了啥事,车站总归会管下的。

   肖柔柔特别的惊讶,老实说她认识朱燕这么久,虽然她嘴巴挺严实的,可是真的是一个太有原则的人,在肖柔柔想来只有在那种严谨或者说刻板的家庭里面才能养出朱燕这样的性格来,可是没有想到事实的真相大大超出肖柔柔的预计,“能用小钱解决麻烦的,这个钱还是要付的,要不然出了事再去求人,总归会让人觉得不爽。”更不要说那个时候是否会有人愿意帮忙,就算愿意花的钱也不少。

   朱燕本来还觉得父母这么干是不是有点乱花钱,天知道这个生意会做多久,但是父母的意见她身为子女的,不可能去反驳一二,可是说给肖柔柔她们听了之后,她们反而觉得爸妈做的对,“那个那个不是有点。。”朱燕还是不太能理解,在她看来这个不是贿赂吗?

   唉,肖柔柔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了,朱燕这个孩子明明也做过生意了,可是怎么就这么的不开窍,多亏读大学读的早,以后就搞研究还是有指望的,或者就关注教学也可以,万万没有杂心的人,会在这行上干的久,“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你妈也不是希望对方能多照顾啥,就是求个心安,毕竟你妈在人家的门口摆摊,万一发生点事,他们愿意照料一二,你妈就轻松多了。”肖柔柔没有说的是,如果能够和车站关系搞好了,以后倒腾车票啊或者直接在车站里面承包个小卖部都是一个不错的一本万利的事,当然打点的费用也挺高的。

   “燕子,外面就是流行这个,你不给人家钱,人家真的不会理会你的。”薛佳宁拍了拍朱燕的肩膀,“你啊,你真的不适合做生意。”薛佳宁突然起了一个念头,不过是这个家伙觉得自己的能力不行,所以压根就没有考虑啥服装生意,毕竟做服装生意要去进货,而进货就是要看各人的眼光,而朱燕的父母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但是应该眼光好不到哪里去。

   朱燕对于这样的评价也听的多了,只不过周围亲戚的这个评价或多或少带了点恶意的成分在,而从薛佳宁嘴里出来的,朱燕知道是实情,她对此也不是很激动,推了下眼镜,“我从来没有想过做生意,我就想着当个老师,每天和学生们在一起真的很开心。”每天只要想着如何给学生讲解题目,别的啥都不要考虑,想想这个日子就觉得舒服。

   宇宙的非凡与不同

   肖柔柔看着抱着书一脸对未来当老师憧憬的某人,很想说妞,等你当了老师你就知道了,学校也不是纯洁的一片,会有很多龌蹉的事发生,而且成绩压力那个大,事事都是成绩来说话,“我可没有想过当老师,太累了,万一遇到一个熊孩子,我要哭死的。”幸好咱读的是师范,以后起码是去初中当老师,这点让肖柔柔算是松了口气,万一是去当小学或者幼儿园老师,肖柔柔绝对要把自己给掐死,实在是没有办法过下去了,幼儿园的孩子可是很闹腾的啊,一天下来,肖柔柔都觉得自己要疯的节奏。

   肖柔柔这话让薛佳宁她们俩给搞晕了,要知道她们当初填报大学志愿,很大一部分是父母的意见,而她们的意见对不起直接给大人给否定了,所以她们觉得她们都没有埋怨这个专业的事,能给自己做主的肖柔柔当然更加不能对她自己选的专业有反对的意见了。

   “我的志愿是我爷爷活着时候定的,就是担心他走了之后,那个人不会负担我的学费,而读师范有点补贴。”肖柔柔知道其实前世如果没有录取通知书给白晓梅撕了的话,自己哪怕没有啥钱还是可以读大学的,就是因为读师范国家有补贴的,只要省着点花还是可以撑过四年的。

   薛佳宁明白了,原来是肖老爷子活着的时候给肖柔柔安排的路线,“你爷爷对你不错。”同样是当爷爷的,怎么差距就那么大。

   “他是对我不错。”肖柔柔这点是承认的,不过也许在老爷子看来是对妈妈的一种补偿,因为他不争气的儿子,才会让咱早早的失去了妈妈,当然也许老爷子当初是迫于无奈,因为舅舅的关系只能对咱好,可是时间处久了总共会有点感情,更不要说咱的成绩一直不错,比起不是肖家血脉的美丽,还有给白晓梅养歪的孙子来,老爷子当然是更加喜欢听话懂事的大孙女了,不管是不是真的这样,肖柔柔真的很是感恩老爷子,要不是他当初的栽培,哪怕肖柔柔这辈子重生了,也未必就一定会好。“肖家也就爷爷对我好了,要不然白晓梅也不会那么嫉妒我。”肖美丽没有得到老爷子的青睐,这点大家都知道原因,可是肖俊的地位没有肖柔柔高,白晓梅如何咽的下这口气,要不然也不会在肖俊出生之后,白晓梅对老爷子的脾气越发的恶劣。

   薛佳宁和朱燕看着肖柔柔的情绪不是很好,都暗自后悔怎么就提了这么不着调的话题,“好了,我没事了,爷爷也走了这么久了,再恶劣的心情也好多了。”以前肖柔柔去看望老爷子,都会抱怨肖家一二,可是现在的肖柔柔只会和老爷子汇报她这段时间的工作学习生活情况如何,那些不开心的事就随风而去吧。

   而且肖柔柔知道老爷子不想在地下听到这些糟心的事,肖铁柱再混蛋他也是肖家的传人,对于老爷子来说地位远在咱之上,有时候肖柔柔都会想如果老爷子在下面真的有灵的话,看到咱这么对付他儿子,会不会想当初掐死咱的念头来,当然也许他会觉得肖家会变的更有出息吧,虽然咱是一个女的,但也是肖家的女儿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