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有凌来这还是被同窗强行拉过来的,他只觉得同窗之中才高八斗者甚多,肯定不会轮到他上场。

哪里知道,第一盘他们派出去的代表就已经一败涂地了。

大抵是因为输得太惨烈了,这会儿同窗便不再比文,要比武。

他本觉得云舒读书读得这般好,武学方面应该也还可以。

哪里知道,他挑选了云舒根本不会的项目。

“我来教她,她必赢你!”白沉一笑,朝着卢有凌挑了挑眉头。

他的容貌清俊,一笑便带着痞坏痞坏的笑,风流而肆意。

卢有凌仍旧想要拒绝,他听说云舒不会射箭,这才看了眼她白嫩的小手。

看到她白皙细嫩的手,只觉得让她端盘子都罪大恶极,更不要说拉弓射箭了。

“那就有劳少将军了。”云舒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灼灼如十月秋枫,胜过似火晚霞。

白沉嘴角轻扬,干净明澈的笑,濯濯似二月春柳,赢过琉璃清霜。

夏长贤瞧着两人的笑,也跟着笑起来道:“我们阿沉在武学方面,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同年龄人!都说名师出高徒,笙笙又这般聪明,我们肯定赢。”

高颜值成熟御姐性感红唇热情似火照

卢有凌拧着眉头,正欲说话,他身边的几个人却接连开口,不容他拒绝。

“既然你们这么有信心,那么便试一试吧。”

“我们这边带了弓箭,你们选哪一把?”

白沉从对方的手中掂了掂弓,然后拉了拉弓弦道:“还可以。”

卢有凌沉默着拿过另外一把弓,对云舒道:“若是你练不好,我们便换一个比。”

“多谢好意。”云舒婉拒。

白沉瞥了眼卢有凌,对卢有凌越发不满了。

他亲手教出来的人,还能有错?

“我先展示一遍给你瞧瞧。”白沉道,“你看好了。”

云舒颔首,便见着少年摆开了架势,然后搭上弦,拉开了弓。

纷飞的点点碎金,从树叶缝隙中洒下,在他神采飞扬的脸上点染出了好看的色泽。

心无旁骛的白沉一会儿都忘记了自己身边有谁,全神贯注地看着远方,然后一箭射了出去。

箭飞射出去,发出了“咻”的一声,钉在树木上时,箭“咄”地一声,箭身左右晃了晃。

“你不会是射空了吧?”夏长贤觉得这种时候还是得射中什么才好耀武扬威。

白沉气定神闲说:“你自己去看看。”

夏长贤小跑着过去,然后就在树旁大叫起来:“蚂蚁大小的虫子,你也看到了,还射中了,够可以啊!”

白沉将弓箭递给云舒,道:“你试试看,我来纠正你的姿势。”

云舒故意换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站姿,白沉便耐心给她纠正动作,告诉她那样下盘不稳。

她乖乖地又换了一个站姿,白沉还是觉得怎么看都不对劲,便在心中碎碎念,他手把手纠正姿势绝对不是在占便宜,而是在好好教她。

旁的人生生地看了两人亲密接触了一刻钟,看得他们心里越发烦躁。

怎么越看越觉得碍眼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