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小九一副不愿意多跟夜祁交谈的模样,冷冰冰的说完就率先一步离开。她直接上了二楼,走到秋千架前坐下。靠着椅子,仰头看着黑漆漆一片就连星辰也没有的夜空。

  心跳很乱。

  脖子上似乎还留着夜祁掌心的温度,就好像被烙印在那一片皮肤上似得,挥之不去。

  搞什么啊,明明说好了要把这种混蛋男人给忘掉的。可为什么他对自己的影响力依旧这么大?当做普通的按摩技师按摩不成吗?干嘛要在脑海中想那些有的没的画面?

  白痴啊!

  居然忘记了自己的决定,只因为人家一个示好就再次沉浸其中。易小九啊易小九,你是嫌自己跌的不够惨吗?

  呵。

  缓缓的闭上眼,易小九突然觉得现在的日子简直就是折磨。她已经决定要忘记夜祁了,他也应该赶紧滚出她的生命才是。毕竟那朵白莲花、他的宝贝妹妹还等着他去小心呵护不是吗?

  她不应该占用人家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培养感情、旧情复燃的时间,也不应该继续没有自知之明的赖在夜祁的身边不是吗?

  该死!

  越想越烦躁,易小九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她干脆闭上眼睛,努力的让自己遗忘。可越是想要忘记印象就越是深刻,她甚至想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当时对夜祁的印象只是然然男人身边的一个得力助手,长得很man很酷。

   小清纯格子少女的纯真风韵

  后来印象多了就是好玩儿,因为总是面瘫着一张脸,似乎还有些内敛不善言辞。只要她稍微的调戏那么一下就会露出各种好玩儿的表情,跟平时的模样截然不同。

  就是因为这样,她才对夜祁渐渐有了兴趣。

  是谁说的,感情往往就是从对对方感兴趣开始。在了解的过程中渐渐被征服,在彻底的了解之后同时也彻底的爱上了这个人。想来,她的感情还真是完全符合这个定律啊。

  只可惜,没办法长久。

  呵。

  易小九在心底冷笑,表面的表情更是说不出的怪异。大张着嘴巴,像是缺氧的人似得用力的呼吸,知道眼眶里酸涩的味道渐渐被压下去也不曾停止。

  乱想什么呢,一切都结束了不是么?

  无论夜祁做什么,对的,无论!

  不知不觉居然发呆了长达一个小时,是身为一个杀手的敏锐和警惕让易小九回过神来。她直接站了起来,一回头就看到拿着外套正准备搭在自己身上的夜祁。

  “我以为你睡了。”

  “真抱歉,让苏大少你失去了一个献殷勤的机会。”

  易小九冷笑着讽刺,眼底闪烁着浓浓的挑衅。她决定要忘记夜祁,可夜祁却始终不愿意放弃还要出现在她的身边不断的刷存在感让她没有办法把这个人给赶出脑海。

  所以她决定要不顾一切的把他给赶走,让他也彻底死心,永远都不要来纠缠自己。

  只可惜,她的第一招夜祁并没有接。他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化,开口就只有一句话:“去吃饭吧。”

  易小九突然有股蓄足了力气的一拳却砸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脑门上顿时闪过一抹黑线。狠狠地瞪了一眼夜祁,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前面那个气呼呼的背影,夜祁勾唇露出一丝苦笑。

  还不能放弃啊,不是吗。

  心底的钝痛无法遏制,所以夜祁在露天的阳台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等到心脏重新恢复强有力的跳动他才深吸一口气,然后下楼。几乎是他刚刚走到餐厅,就看到易小九满不在意的把桌子上的菜往垃圾桶里倒。

  听到了脚步声慢悠悠的抬头,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夜祁,继续把剩下的最后一盘菜也倒进去。

  然后把盘子搁在茶几上,拍拍手,抬头。目光嚣张无比,充满了挑衅:“太难吃,所以我倒了。”

  扫了一眼垃圾桶,易小九甚至还很开心的笑了一下。带着笑意的目光挑衅的盯着夜祁,不愿意移开,饶有兴致的等着他生气,然后怒不可遏,最后摔门而去。

  夜祁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儿,目光扫过垃圾桶里自己辛辛苦苦精心准备好的晚餐。他很肯定,易小九连一口都没有尝。

  她是故意的。

  不生气吗?怎么可能,泥人还有三分脾性,更何况是个人。再加上,夜祁骨子里其实还是狂妄自大的。毕竟他是苏家的大少爷,换做任何人都要巴结献媚的对象。

  他甚至可以在一国之君面前维持着自己的傲慢和高高在上,只因为他有那个资本。

  可在易小九面前,他的底线则一次次的被踩往更深的地方。

  那双明晃晃的,带着期待的眼神让夜祁有股窒息一般的钝痛。他知道易小九是故意的,故意要惹怒自己,估计还期盼着自己能够因此而彻底离开永远不要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但是,可能吗?

  “没关系,你想吃什么就说,我可以继续做。如果我不会,也可以叫酒店去做。”

  “真是抱歉啊,只要一想到那些菜全都被苏大少给碰过了我就一点食欲也没有。这也是我无法控制的事情,是生理上自己的选择。所以,苏大少还是不要勉强我了。”

  易小九笑眯眯的说着,语气尖锐,到处都充满了倒刺。它们狠狠地刺入夜祁的身体内,然后滋生出更多的倒刺,再深一次的刺进去。带来密密麻麻的痛,到最后渐渐的麻木,只剩下空寂。

  “小九,别跟自己过不去。晚饭总是要吃的,不然对身体不好。”

  “不牢苏大少操心。身体是我自己的,会不会坏掉跟其他人没有一毛钱关系。”

  “我去给你煮碗面吧,冰箱里刚好有现成的食材。”

  夜祁像是没看到易小九眼底的讽刺,没听到她语气里的不屑。说完就转身朝着厨房走去,看着眼前人转身离去的背影,易小九胸口的烦躁在这一刻膨胀到极致。

  “夜祁!你这样有意思没有?在我面前做小伏低,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重新回到你身边?还是你觉得伤害了我觉得愧疚,所以才用这种牺牲自己的方式来赎罪?我他妈告诉你,我不需要!”

  易小九的语气突然拔高,夹杂着猛然爆发的怒火。

  恶狠狠地语气,充满么怨愤和憋闷。甚至还带着几分委屈,只是她自己并没有察觉罢了。

  夜祁的身体顿时僵硬,背对着易小九的脸上布满了阴云。那双黑眸里充满了克制,努力的压下眼底汹涌着的风暴。胸口的愤怒无处宣泄,只能郁结在一起。

  身后,易小九依旧不依不饶。

  “拜托你醒醒好不好?你是苏家大少爷,只要勾勾手指头就又一大堆的女人前赴后继的爬上你的床。女人不行还有男人,就冲着你的钱你的地位,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比我漂亮的,比我性格好的,比我更会讨好你的。或者,你去找苏子欣啊。她不是每天都给你炖汤对你关怀备至情深意切吗?别忘了,你当年可一直把她疼在手心整整十三年!”

  易小九怒不可遏的不断嘶吼着,她甚至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什么。

  只觉得胸口的烦躁如同控制不住的野兽,不断的咆哮着,冲破牢笼然后跳出来。

  那野兽露出獠牙,在撕扯着夜祁的同时尾巴也狠狠地扫过易小九。两人都被深深地伤害着,可易小九却停不下来。

  她觉得自己要疯了!

  凭什么夜祁要紧抓着她不放,死守着?明明他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不是吗?居然甘心情愿的在他面前丢掉一切尊严,承受着她的冷嘲热讽也要留在她的身边,跟她纠缠不休。

  “夜祁,你他妈是有病吧!老子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有病就去治病,缠着我算什么意思。我们两个完了,不可能了!”

  易小九气急败坏的怒骂着,声音渐渐开始颤抖而她自己却像是没察觉似得。一句句诛心的话从嘴里蹦出来,双刃剑同时刺入易小九和夜祁的心脏。

  双方都鲜血淋漓,痛的无法呼吸。

  明明相爱,却只剩下痛苦和煎熬。明明爱的美好温暖,这会儿想起来着只有刻骨的伤痛。他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好好地一段感情会变成这样?

  易小九想不明白,她也不想弄明白。

  她现在只想把夜祁给赶走,最好永远都不要再见面。

  这边她已经愤怒的恨不得拆房子了,可被冷嘲热讽的夜祁却始终背对着易小九。看不到他的表情,也猜不透他的情绪。而易小九更不可能注意到此刻夜祁身边缠绕着的浓浓哀伤。

  她只觉得愤怒不甘,觉得不应该是这样。

  因为想不出个二三四五来,所以只能用最暴躁最糟糕的方式来掩盖一切的痛苦。

  “夜祁,苏大少,算我求你了,放过我。好好的跟你的宝贝妹妹在一起不好吗?你不是一直都在等着她长大,一直把她捧在掌心吗?既然如此那就去爱啊,她现在绝对二话不说的答应你。别说是和你在一起了,就算是结婚她也会毫不犹豫了。你他妈去找她啊,让她伏低做小的伺候你围着你转啊?你在我面前刷什么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