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李福为首的黑袍人总共有十二个,他们每一个都拥有不俗的实力,其中又以李福最为强悍。

   李福深知齐玄宸是最难对付的人,所以,一直将目光放在了齐玄宸身上。

   他的眼神如一滩死水,冰冷无情,寒意入骨,如同来自地狱的凝视。

   这样的眼神,在齐玄宸看来并不陌生。他记得真切,前世要了他性命的那把长剑刺入他的胸膛之时,他抬起头,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眼神。

   他可以断定,眼前的黑袍人,正是当初从齐昊手中逃跑之人,正是前世杀害他,将宁薇与澈儿母子俩带回齐玄瑄身边的那人。

   果然,前世大齐发生的很多悲剧,实则是闻氏背地里操控导致!

   只是前世无人洞悉这一切,齐玄瑄,齐玄宇,渤海两王,这些贪婪之辈,根本不知道他们早就沦为了棋子。虽然齐玄宸不知齐玄宇前世是什么样的结局,但他不难想象,以闻氏的恶毒,她定然不会让大齐安生!

   那时的大齐经过数次夺位之争,实力不比从前,如何会是闻氏的对手?

   闻氏曾被人称作西魏最为聪慧的女子,她的才名和美貌,被天下女子嫉妒艳羡。

   然,一个聪明人若是狠毒起来,实在可怖!

   “一个人居然能恶毒至此!”齐玄宸的目光再次移到了闻氏脸上,看着她异常狰狞的神情,不由心生寒意。

   这个老妇,她的生命里只剩下恨。

   长发文静姑娘清新白裙夏日可爱写真

   她恨每一个人。

   她恨自己的夫君,所以将西魏皇族几乎赶尽杀绝;她恨齐文帝招惹了她的女儿,遂剪除齐文帝最为得力的伙伴宁老侯爷,利用世人的贪婪,设计让原本步入强大的大齐走向灭亡。

   还有华瑾大公主,勤帝,齐玄宸,这些人她一个都不想放过。

   在齐玄宸眼中,这样活着的闻氏,如同一具只余下怨气的行尸,她的生命早已毫无意义。

   李福等一干黑袍人伺机而动,齐玄宸收回所有思绪迎敌而上,南夜也不甘落后,迅速对上了几名黑袍人。

   以二敌十二,形势并不乐观,就算有宁薇时不时的飞针相助,齐玄宸和南夜还是颇为吃力。

   无为见状,心中焦急不已,看了一眼紧张望着战局的华瑾大公主,他犹豫了片刻,便对手下的影卫道:“速速相助瑞王殿下。”

   说完便飞身加入战局。

   众影卫不知所措,他们齐齐望向华瑾大公主,闻氏见状,连忙喝道:“萼儿!”

   萼儿缓缓回过头,目光平淡,闻氏心中咯噔一响,呆愣之际,众影卫已经飞身而起,加入了战团。

   有了这些人的加入,齐玄宸和南夜的压力顿减,齐玄宸专心对上了李福,影卫们着重牵制,南夜则与无为配合,一个一个的诛杀黑袍人。

   随着第一个黑袍人倒下,战局似乎呈现了一面倒的形势。

   然,齐玄宸却知道眼前的李福到底有多难缠,那些黑袍人根本不能与李福相提并论。

   齐玄宸的年岁到底还轻,他与李福的武功路数相同,但李福的功力明显比他深厚许多,加之李福的打斗经验异常丰富,齐玄宸最多只能与其战个平手。

   若李福有心逃离,齐玄宸并无把握将他留下。

   齐玄宸不知道,李福和闻氏是同一类人,他与闻氏一样,内心之中深藏仇恨,这份仇恨让他疯狂,也成为了他的动力。

   齐玄宸练武仅仅是为了强身健体,继而拥有自保的能力,而李福则全然不同,强悍的武力对他而言,是他报仇的唯一筹码,所以他练武,从来都是不惜一切代价。

   对于齐玄宸能够与他战个不分高下,李福心中颇为惊讶。

   要知道,齐玄宸自小矜贵,亲自出手的机会实在少得可怜,李福一直以为齐玄宸只是空有内力,并无几分对敌经验,如今看来,倒是他短视了!

   没曾想,齐玄宸的武功竟然还在傅卓朗之上。

   上回傅卓朗从李福手中救下无为,皆因李福有所顾忌,不便与傅卓朗久战,若给他足够的时间,李福必定能够将傅卓朗和无为一同除去。

   南夜出现之时,李福心中已经有了些许不安,随后萼儿又并未出声阻止无为等人加入战局,让李福彻底察觉了不妥。

   李福洞悉了闻氏的败局已定,心生退意。

   迅速瞟了一眼紧闭的大门,李福边战边退至侧门,他知道侧门通往勤帝睡房,若是以勤帝的尸身为要挟,让齐玄宸稍作犹豫,他便能逃出升天。

   当然,若要抓人质在手,相比勤帝,宁薇更加合适。然,宁薇此人极为谨慎,从黑袍人动手开始,她便拉着齐贵太妃远离了战局。

   有齐玄宸的牵制,李福根本无法接近宁薇所在之处,他只能选择退而求其次。

   在李福即将退入睡房之时,变故突生,一个黑色的人影从睡房之中掠出,一掌拍在李福背上。

   毫不留情的一掌,让李福五脏受创,旋即吐出一口鲜血。

   李福定睛一看,原来是勤帝身边的铁面偷袭了他,他无暇分析被闻氏命人拖走处置的铁面为何会出现在勤帝的睡房,稳住呼吸,一边强行对敌,一边寻找退路。

   只是有了铁面的加入,齐玄宸立即腾出了手,李福根本无处可逃,最终被齐玄宸打到在地。

   齐玄宸捡起李福掉落在地上的长剑,缓缓朝李福走去。

   铿锵有力的步法,带着死亡的回响,李福冰冷的眼眸里一片平静。

   ‘噗~’长剑刺入心脏,没有丝毫犹豫。

   齐玄宸看着李福那似解脱,又似遗憾的眼眸,淡淡说道:“这是你欠爷的!”

   李福自然不知前世之事,也不知道他曾经也杀死过齐玄宸一回,他并未在意齐玄宸所言。

   此刻,他的脑海里只想到了一句话,‘这一世,终于结束了!’吸入了此生最后一口气,李福平静的闭上了眼睛。

   李福已死,齐玄宸丢掉手中长剑,前世在落霞坡被刺死的记忆依然清晰,只是从此以后,齐玄宸不会再去回想。

   想到突然出现的铁面,齐玄宸环顾四周,却没能找到他的踪迹。

   齐玄宸微微皱眉,上回宁薇临盆,齐玄宸曾与铁面交手,他明明记得铁面的武功只是寻常之流,今日为何变得如此不同?

   齐玄宸摇了摇头,没有多想,飞身加入殿中的战局。

   解决完最后一名黑袍人,齐玄宸拂了拂衣袖,冲宁薇一笑,宁薇也回以笑容,继而看了看华瑾大公主,示意他该办正事了。

   齐玄宸收起了笑容,看向南夜,南夜会意,冲着萼儿点了点头。

   “公主,萼儿得罪了。”萼儿从袖中取出一把短小的匕首,动作小心的割破华瑾大公主的手背。

   闻氏见状,立即疯狂大喊:“叶萼儿,你想做什么?你难道忘了你娘,忘了叶雄?”

   萼儿的动作稍作停顿,淡淡的回头看了闻氏一眼,冷哼一声,再次移开目光,继续方才的动作。

   “叶萼儿,你若是继续,就永远没有机会再见采芜,哀家至死也不会说出采芜的下落…”

   “叶萼儿,你为了这些与你无关之人,放弃你亲娘的性命,值得吗?”

   “你会后悔的,不出两天,你娘便会饿死暗牢,尸身被老鼠毒虫啃食殆尽…”

   闻氏用尽恶毒言语,想要让萼儿改变心意,然,萼儿却毅然运用蛊术,将华瑾大公主体内的蛊虫引出。

   离开人体的蛊虫异常暴躁,萼儿将其放于桌上,拿起杯盏,毫不犹豫砸下。

   蛊虫被砸成一滩肉泥,萼儿嘴边也渗出了丝丝鲜血。

   南夜见状,连忙上前扶住萼儿,萼儿微笑着冲他摇了摇头,轻声道:“不妨事的,蛊虫是母蛊所育,杀了它对母蛊有些影响罢了。”

   “叶萼儿,你忘了你体内的母蛊是谁的了吗?你这个不忠不孝的贱人…”闻氏疯狂大骂。

   萼儿看似无动于衷,眼眶中却水光流潋,她握紧双拳,极力隐忍着。

   就在此刻,体内蛊虫已去的华瑾大公主闭上眼睛,缓缓开口说道:“母后,梦该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