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旁的保镖明白了,马上走到金少旁边,取出一卷胶布,准备往他嘴上粘上去。

“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你们这样对本少爷是不是想死!你知不知道本少爷是谁,本少爷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死无葬身之地……

穆瑾沉突然来了兴趣。

他到也想知道,口口声声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的人到底是谁。

要知道,从他出生开始,就有无数的人对他说过这句话。

然而说这句话的那些人,现在都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于是他饶有兴趣的回过身,淡淡一挥手,保镖马上退下。

见他这样,金少以为他怕了,冷笑道:“现在跪下给本少磕头还来得及!还有你的女人,我要当着你的面玩死你的女人!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穆瑾沉放下洛初,拍了拍她的小脸:“有人看不起你老公。”

洛初已经吃下了缓解的药,所以此刻并没有那么难受。

但是大脑依旧不太清楚,她神色迷茫,“谁啊,居然看不起你,不要怂,给他点颜色看看!嗯……我睡会……”

教室戴耳机听歌的音乐少女

穆瑾沉挑挑眉,自家老婆都让自己不要怂了,他还能怂?

金少见到穆瑾沉和洛初说来说去,以为是在商量着怎么逃命,顿时高傲的抬起下巴:“哼,过来给本少舔鞋,顺便让本少玩玩你的女人,本少就……啊——!!”

话音未落,就又响起了一道杀猪般的叫声!

金少的左小腿,居然被第三把匕首贯穿了!

此时他身上扎了三把匕首,血流如注。

疼痛让他的理智消失殆尽,更加愤怒,“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快给我爸爸打电话啊!”

韩苧这才反应过来,可是她也不敢得罪面前这个男人,但更加不能得罪金少啊。

就在犹豫之际,没想到穆瑾沉递给她一个手机。

上面已经拨通了金总的号码。

韩苧吓的发抖,却不敢不接。

等到挂了电话后,韩苧有些后怕的倒退一步,这个男人到底是谁,明知道金家不好惹,居然还主动打电话……

不会是没脑子的小白脸,不知道金家是什么地位,以为用拳头就可以解决吧?

金少痛的一直在吼叫,见那个黑衣男人此时居然悠闲的坐下喝茶,就气不打一处来。

等了大约五分钟,咖啡厅的老板匆匆赶来。

他们这家咖啡店可是金家投资的啊,绝对不能得罪金少!谁知道居然有人来砸场子!

金少在这里受了伤,金家一定会报复他的,所以老板不敢怠慢,匆匆赶来。

结果一进包厢,就见到金少被匕首钉在了墙上!

他倒抽一口气,慌忙看向身边的男人,他一身黑色西装,沉稳贵气,处处透着衿贵。

就算这个男人是他得罪不起的,但是也是这男人先伤人的。而且被伤的人还是金家少爷,这个男人的身份再贵重,还能贵重的过金少?

所以老板神色凝重:“这位先生,我已经报警了,希望在警察来到之前您不要离开,您伤了金家的金大少爷,还是先想想怎么保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