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见着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嘉宾这边只剩下良辰,京溪和夏夜还有胖玲,而有缘人那边也还有四五个人。

一个身穿白色宽袖锦袍,戴着昆仑奴面具的高大挺拔男子上前一步,低沉性感的嗓音缓缓说道: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掌中珠珠儿,过来。”

良辰简直要惊呆了:乔乔怎么来了?节目组的人简直神通广大,连乔乔都能请来。

心里一万个想法,脚下却还是乖乖的朝着乔晔走了过去,才刚走到乔晔身边,就被乔晔轻轻揽入怀中。

在场的老郭、老白、京溪、夏夜、胖玲还有工作人员简直要被吓死:

良辰有心上人了?大明总要黄?大明总头上要绿?

工作人员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河灯周转箱交给那‘奸夫’的,心里只一个劲儿的疯狂咆哮:

大明总你死哪儿去啦?副总要跟别的野男人跑了,你还不赶紧过来抢人?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呢?

良辰做的平安灯有点儿多,两个周转箱才将将装下,乔晔也不用良辰动手,自己一个人就搞定。

良辰亦步亦趋的跟在乔晔身后,笑眯眯的问:“乔乔,你怎么来了?”

乔晔轻轻一笑,声音好听到爆,勾的良辰心痒痒:“不欢迎我?”

气质美女白衬衣牛仔裤手持单反户外写真图片

良辰认真的解释:“怎么会不欢迎?只是觉得意外,我想过明轩会以权谋私过来,想过他们神通广大请到了我爸妈,却没想到来的人居然是你,真的很意外,但也是真的很开心。”

乔晔轻笑:“开心就好。”

俩人身后原本跟着六个身穿平民隋服的工作人员,一个是为了拍摄,一个也是为了保护。

但良辰不让他们跟,作为东皇娱乐的员工,副总的话还是要听的。

但是作为被调到节目组的工作性质来说,此时离开很是不妥,工作是一回事,帮大老板看好老板娘也很重要啊。

最后大家相互妥协,六个工作人员远远的跟着,保证良辰一直出现在他们视线中就好。

至于想额外多拍点儿素材,录点儿声音什么的还是不要想了。

两人选了一个比较平坦的地方,乔晔负责将平安灯心的蜡烛点燃递给良辰,良辰则是负责把它们放在河中。

河水流淌速度很缓慢,不多时良辰身边的水域就多了一盏盏的平安灯,烛光摇曳,倒映在水面,美的如诗如画。

乔晔无意间看到手中拿着的平安灯底下写的祝福语,恰好写的是【良辰愿乔乔一生喜乐安康,平安顺遂】

嘴角的笑容越发灿烂,一双眼眸仿佛有星光坠落,璀璨不可方物。

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将做的所有平安灯全部放进河中。

只见好大一片平安灯顺着河水的流淌缓缓移动,实在漂亮。

触目远眺,河面上多了好多的河灯,这里一簇,那边一片,水上烛光,水面倒影,美不胜收。

乔晔伸手握住良辰的手,把她从河边拉到河岸,静静站着看河面上飘荡的河灯。

良辰指着飘过去的情侣灯笑着解释:“我敢肯定那是杨阳洋做的,他跟我一样,我做了一百盏平安灯,他做了一百盏情侣灯,一边做一边念叨,对红枣用情可深了。”

乔晔握着良辰的手,低声浅笑:“良辰何必羡慕别人?”

良辰扭头看他:“我没有羡慕别人啊,我只是有感而发。”

看了一会儿河灯,乔晔提议去看街灯,良辰说好,目光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似笑非笑的开口说道:

“刚刚怕我猛地站起来跌倒拉我手,现在又是为了什么?怕我走失吗?”

乔晔紧了紧两人交握的手,低声浅笑:“如果我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呢?既然握着你的手,就不会放开。”

良辰抽了抽没抽出来,也就任凭乔晔握着,笑着说他:“你哪里学的厚脸皮?”

乔晔将手抬起来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温热的气息落在良辰手背,只觉得酥酥麻麻仿若电流通过。

“大家都穿着隋服,带着面具,就算被人看到也没关系。说不定还会把你我认成别人。”乔晔如是说道。

一句话将良辰的关注点拐跑,良辰果然忘记了自己先前问的问题【乔晔哪里学来的厚脸皮。】

不是乔晔故意把话题转过去不提,实在是这个问题它没法回答。

能跟良辰说这厚脸皮是从大人那学的吗?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乔晔的本能。

本能的知道想要追到良辰,除了真心实意之外,死缠烂打加厚脸皮也是必不可少的重要一环。

夏夜有真心,却放不下架子,死缠烂打这种招数使不出来,就是再过一百年,良辰也不可能花落他家。

京溪真心不够,诚意半吊子,更是放不下架子,顶多混个好朋友,不足为虑。

徐尧压根就没弄明白他对良辰究竟是喜欢多一点,还是钦佩多一点,不提也罢。

乔晔认为,目前最大的情敌来自内部的明轩,这小子最近两年成长的贼快,对良辰的一颗真心不用怀疑。

关键脸皮也足够厚,拉的下面子放得下架子,用温水煮青蛙的法子,愣是让良辰把他放在了心里。

刚刚放河灯的时候,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良辰可是没少写祝福明轩长命百岁福乐安康的祈愿灯。

想到这里,乔晔又说:“听说今天晚上有灯谜,咱们也去猜灯谜,说不定还能帮你赢回来灯王呢。”

良辰也来了兴致,跟着乔晔慢慢走在街灯中,两旁灯光闪耀,身边公子如玉,良辰突然生出岁月静好的感觉。

“明轩这次可是真大方,这么长一条街的街灯,没有五百万拿不下来。”

想到突然接到调令的明轩,乔晔如是说道。

良辰浅浅一笑:“也不能这么说,有些事情很多时候不是钱能衡量的。

你知道这一次拍摄的综艺,因为是为了宣传片子,所以他们没有人接受片酬,全是友情客串。

八个影帝,如果给片酬的话又是多少?恐怕一亿都不一定能够,就算有钱,也不一定能凑这么整齐。

既然人家有情义,作为东道主自然要尽善尽美,争取给人家留一个好的印象,这是皆大欢喜的双赢。”

乔晔认同的点点头:“明轩在某些方面,确实很厉害,不服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