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凯楠苦笑,“你以为我的脸就比你的脸大,昨天晚上我在他家待到十点多才回去,我也是半句好话都不敢替明州讲。再等等,过两天他气消消了再说吧。”

   “汪明州呢?”何薇问道。

   汪明州若真是个聪明的,就该去给导师道歉去,说不定还有挽回的机会。

   “没在?我不知道。”靳凯楠直叹气。

   何薇犹豫的说道,“我看这次入党、留院还有分研究经费的事情,恐怕都会对明州有影响,你说要不要告诉他一声,免得到时候他再难堪。”

   靳凯楠立刻说道,“不要,你就当不知道,别再多插一脚了,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他自尊心也很强,说了会伤他自尊。入党,明年还有机会,留院也好说,就是关于研究经费的事情,到时候主任会找咱们商议。在这之前我会先劝劝主任,找咱们商议的时候,咱们再帮着他说话。”

   靳凯楠说的极是,何薇点点头,“好的,但愿这次不要耽误课题,第一部分进度确实很快,但是第二部分却难了很多,你在上班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做实验,我又不行,只能靠汪明州。”

   “应该不会耽误到的,你别担心,他不会这么傻的。我今天也说他了,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要努力,千万不要灰心。”

   何薇问道,“让我带走的稿件呢,在你这儿吗?我拿了赶紧回去,这边不如学校的办公室凉快。”

   “在明州那里呢,你先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去看看他回来没有。”靳凯楠说着站起来出去了。

   不一会儿他进来了,拿着稿件,递给何薇,“一共九篇,估计你得辛苦几天了。”

   何薇接了稿子笑道,“你们速度也挺快的呀,我记得一共是三十几个章节,完成了四分之一了。”

   千寻michi纯净而迷人

   “接下来就慢了,再有一个半月能完成就不错了。”靳凯楠说道,“你快走吧,在科里待久了没好处。”

   何薇点点头拿了杯子和稿件,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回去了。”临走的时候,她突然问靳凯楠,“师兄,你妇产科也有同学么?”

   靳凯楠惊讶,“没有啊,你要干嘛?找导师就好了。”

   何薇更惊讶,“那你怎么知道汪明州的事情是他女朋友炫耀出去的呢?”

   提起这个来靳凯楠便有点自责,“之前佳宁就告诉过我,但当时我没有在意,后来咱们科里面也在传,我才注意到事情的严重性。若是佳宁一开始告诉我,我便说给明州大抵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了。”

   何薇说不上心中是什么滋味,她有一种感觉,他们科里人尽皆知,说不定便有于佳宁的推波助澜。事已至此,她也不好说什么,便劝师兄不要太在意了,便依旧顶着大大的太阳出了医院。

   看来人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啊,何薇也只是感叹感叹,随便他们怎么折腾吧,只要别把火烧到自己身上来就好。

   何薇拿了稿子便回了学校。困了睡觉,醒了写著作、审核,如今她是一点的时间都不敢浪费,就害怕孩子出生了之后,有好长一段时间,什么都做不成了。

   学校很快的便放了暑假,大学生们都回家了,但是研究生们的脚步依旧是步履匆匆。

   于佳宁一放假,不是跟在导师那,就是来找何薇。她的论文课题已经定下来了,是以剖腹产对女性身体的影响为主要中心。虽然不是太难的课题,但是对于佳宁来说,也是一种进步。

   于佳宁沉跟在她身边很自觉,基本上不怎么说话,何薇倒是觉得这样非常的好,她自己写东西也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她不闹而且能够陪着她,让何薇很满意。毕竟已经放了暑假,老师们不来办公室,楼上楼下静悄悄的她也挺害怕的。

   于佳宁若不来,何薇便把聂星辰叫来陪她,反正这小子在家里也是做作业,来这儿一样。

   他期末考试的成绩,考试完没两天便出来了,本来还有希望进入班级前二十名的,但是因为他冲动性的离家出走,再加上考试的时候情绪一直不稳定,他考了第三十二名,关键是他们班里只有四十个人啊。

   成绩一出来,老师便开了家长会,何薇知道,就聂星辰这个成绩肯定会挨老师的批评,奶奶那么大年纪了,她便没有让她去。

   她预料的十分准确,即便是她挺着个大肚子,老师也没有嘴下留情,把何薇骂了个狗血喷头。什么不关心学生的成长,不重视家庭教育等等,足足有二十分钟。

   聂星辰当时就在老师的办公室外面站着,他自己听了都恨不得一头撞死的感觉。没想到嫂子出来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他,还笑嘻嘻的带着他回家了。

   他心中特别感激嫂子不仅不骂他,还给他留个面子,所以从一放假开始,他便玩命的学习。嫂子说让他陪着她去办公室,他二话不说,带着书包就跟着她来了。

   他暗下决心,等再开学的时候一定要考出个好成绩来,不然他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嫂子了。

   何薇看着聂星辰的状态很欣慰,之前聂景辰一直说不经历挫折的人是不会成长的,聂星辰离家出走了这一次,在外面吃了很多的苦,回来之后比之前更懂事了,而且有了小大人的感觉。她真希望,聂星辰地这种状态会一直的保持下去。

   所有的人当中,好像只有何薇的心态最平稳,其他人都是比较低沉的,尤其是汪明州。

   自从那天的事情之后,刘教授一直在等待着汪明州主动找他说点什么,可是他却沉默了,无论面对谁都有些冷淡,只是一味的埋头写文章或者是进行实验。

   他的事情,何薇与靳凯楠都没有先开口替他说话。他们都不是坏心肠的人,不会落井下石,但是也不会滥发好心。

   谭若彤大嘴巴,谁让汪明州八字没一撇的就告诉了她呢。

   刘教授等的实在不耐烦了,便叫了何薇,“入党申请上交的时间马上就要截止了,明州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我看就算了,你写份申请上来,与你师兄的申请书一起上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