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玉苍的杀人手法简单粗暴,不知道是因为时间紧急还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个残暴的人。

从外表上来看,根本就想象不出宋玉苍是这样阴狠的一个男人。

唐乙不解地问道:“小姐,那个年代又没有监控,就连摄像机也不是随便谁就有的,这监控拍得如此清楚,会是什么人啊?”

唐黛说道:“多半是支使宋玉苍的人拍的,他好拿这个东西去威胁宋玉苍,供他们驱使。”

高坤说道:“没错,拍视频的人,就是幕后的凶手。”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少奶奶,这视频要给晏少一份!”

唐黛将手机给了高坤,说道:“你现在就给晏寒厉传过去,我马上要去找纪铭臣。”

唐乙问道:“小姐,这么说,那位肯公爵一定知道幕后凶手是谁,他为什么不告诉你呢?”

唐黛轻轻地笑了,说道:“他要拿这些东西换取我催眠的视频,你说他会轻易告诉我吗?他和我并无交情,甚至我们之间的相处,还不那么融洽。”

“他和大少爷可是好朋友呢,我们何不让大少爷问他呢?”唐乙又问道。

唐黛摇头说道:“从这点上来看,他和哥哥的关系没那么好,如果关系真近到那一步,还用得找跟我做交易吗?”

高坤快速将视频传给了自家少爷,然后发动了车子。

唐黛在车上将视频发给纪铭臣,让他千万不要放了宋玉苍。

清纯可爱唯美少女的青春写真

她赶到的时候,看到纪铭臣的神色振奋极了,他一看到唐黛就挥着拳说:“这次看他怎么抵赖!”

“我和你一起进去,必要的时候,再对他进行一次催眠。”唐黛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神采。

“你的身体能行吗?”纪铭臣狐疑地问她。

“没事的。”唐黛挑了挑眉说道:“宋玉苍被你们折腾这么久,又见了我二婶,精神已经十分疲惫,他再看了这视频,相信一定会让他的精神崩溃,到时候我想催眠他,会十分省力。”

“唐黛,你还是要以身体为主,你要是有个万一,我怎么和晏寒厉交待?”纪铭臣十分理智地说。

“放心吧,我自己注意着呢!”唐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这样一个好机会,不要错过。”

她拍拍他的肩说:“走吧!”

她向里走去,纪铭臣跟着她走了进去,他心里明白,现在已经接近了事情的真相,唐黛又怎么会轻易放弃呢?

宋玉苍看到两人进来,不由笑道:“怎么?还不死心吗?还有几个小时,我就要出去了,既然我的计策被你们识破,那就没兴趣再玩下去了。”

纪铭臣冷笑一声,露出犀利的目光,一字一句地说:“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想,你想出去,只能等下辈子了。”

宋玉苍眸中厉光一闪,立刻坐直身子问他,“你什么意思?”

唐黛微微一笑,说道:“紧张了?我们找到了直接证据,证明你杀害了宋沐的父母,恐怕你要被判死刑的。不过你已经见过我二婶,相信死而无撼了,但是你的公司,以后应该就不姓宋,而是姓刘了。”

想也明白,宋玉苍是宋沐的杀父仇人,宋沐又怎么会再继续姓宋?他必定会把姓改回来的。

宋玉苍的唇角抽了几下,终于勾出一个笑,他讥诮地说:“诈我?你还嫩点!”

纪铭臣二话不说,直接让人放录相,有证据在手,想怎么霸气就怎么霸气。

录相放出来的时候,宋玉苍一看到画面,当时就震惊了,他的眼睛瞪得死大,喃喃地说:“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看样子,他可能都不知道有这样的录相存在。

等录相播完,宋玉苍已经瘫软在椅子上,提不起个来。

唐黛以为他是条硬汉,原来在死亡面前,他也只是个普通人。有了这样的铁证,他是如何都不可能脱罪的,并且两条人命,必定是死刑无疑。

纪铭臣冷哼一声说道:“亏你还想替人家脱罪,可是人家早就留着后手呢,如果对方没有放弃你的意思,这东西又怎么可能在我们的手里?”

这是挑拨了,目的就是让宋玉苍说出一切。

他唇边溢出一抹苦笑,说道:“不管怎么讲,我们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他现在是什么样子,我也不清楚。之前我说的都是实话,关于那个黑衣人,我说的也是真的。我就知道这么多。”

纪铭臣看了唐黛一眼。

宋玉苍也看向唐黛,说道:“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催眠我,这次我不会反抗。当然有时候是我不能控制的。”

唐黛抓住机会问他,“那张支票呢?”

“那张支票的确是对方给我的杀人报酬,我承认。”宋玉苍的头垂了下来。

唐黛看向纪铭臣,点了点头,纪铭臣知道也就是这样了。

两个人出了房间,纪铭臣问她:“你怎么看?”

“我看还是搜查一下以前的案子中,有没有这样特征的一个人吧,看看有没有案底。我看他说的是实话。”唐黛说道。

“好吧!不过这案子,也终于可以结了!”纪铭臣叹气说道。

“可是幕后的人,还没有找到。”唐黛轻轻地叹气说道。

纪铭臣安慰道:“别着急,现在已经有很大的突破了。”

“我知道,着急也没用。我看你可以通知宋沐和我的老师了,这一幕我就不看了。”唐黛说道。

“这些我来做,放心吧,你折腾一天,赶紧回去休息吧!”纪铭臣说道。

唐黛也的确觉得累了,她没有多呆,回到晏宅后就睡下了。

当天晚上,苏春岚和晏锐才在晏宅过的夜,唐黛没有下楼用晚餐。晏寒厉知道她这一天很累,所以没有叫她起床吃饭,让她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

唐黛醒来后,随手拿表看了一眼时间,声音有些迷糊地问他,“怎么还没去公司?”

这个点,他都应该走了,竟然还在床上和她一起赖着。

“陪你睡会儿。”晏寒厉说着,侧过身,揽着她问:“睡够了吗?”

“嗯!”唐黛应了一声,问他,“你都知道了?”

想必高坤都会和他说的。

“知道了。”晏寒厉淡淡地应道,没有别的话。

“你怎么看?”唐黛饶有兴趣地问他。

晏寒厉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个人特征如此明显,如果存在的话,那一定引人注意,可是我们并没有见过这么一个人,所以他还是这个案子中的关键。”

晏寒厉侧身,在她鬓间落下一个吻,然后说道:“人我来找,你不用管了。”

他坐起身,说道:“二婶昨晚问起你,应该是有事找你,我先去公司了。”

“估计和宋玉苍有关的事情。”唐黛说着,也起了身。

晏寒厉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以后催眠不要那么拼。”

“这是意外,我也及时反应过来了,你放心吧。”唐黛说道。

“如果下次没反应过来呢?”晏寒厉回头瞥了她一眼,说道:“还是注意一点的好。”

“我知道了,你快去吧。”唐黛说着,套了睡衣进了洗手间。

晏寒厉摇摇头,就知道她不会听的。不过她还是令他放心的,这件事,还是早点结束的好。

唐黛收拾整洁后,下楼去用早餐。

别人都用过早餐了,晏寒厉动作迅速,简单吃了些便去公司了,所以餐厅里只有唐黛一个人坐着慢慢享用。

苏春岚坐在客厅里,她拿了一张报纸看,其实是等唐黛吃完饭。

唐黛知道苏春岚的用意,并没让对方等多久,吃过了早餐主动去花园,等着她过来。

苏春岚尾随唐黛一起坐进了暖房,这里是个说话的好地方,谁靠近都可以听的一清二楚。

“二婶有事吗?”唐黛看着她,目露微笑地问。

苏春岚看着她,不解地问:“昨天你为什么帮我?”

唐黛笑了笑,说道:“我说过,我不过是为了爱情感动。更何况你与二叔离婚,对我也没什么好处,我是不会做损人不利已的事。”

苏春岚敛下眸,掩了心里的动容,这么长时间以来,她都习惯于别人的算计,也习惯于算计别人,没有一个人对她好。

突然有人对她好了,她还真是不太适应。

沉默了一下,她才问道:“他肯定是没救了?”

“两条人命,一定是死刑。”唐黛并没有说那些周折。

苏春岚苦笑一声说道:“我一直希望有一个男人对我死心塌地,我总在幻想,如果真有那样一个男人,我可能会抛开这一切,和他离开。我和你二叔,说是形同陌路也差不多了,如果不是为了儿子,我们恐怕也不会说上几句话。”

她长长地叹了一声气,说道:“可是我没想到,这样的男人,早就出现过了,可是我却错过了,现在想弥补,也没有可能了。”

唐黛没有说话,这些事情,她帮不上忙,对方也不过是想让她当垃圾筒倾诉一下。

苏春岚回了神,看向她说:“对了,听说晏天爱嫁给你弟弟,过得并不好。”

“哦?”唐黛倒是没听说,看来晏天爱与唐修演的不错,在外人眼前总是亲亲热热的样子。

“这事儿你恐怕也不知道,我是听你三婶透露出来的意思。”苏春岚说道。

唐黛明白,这是对方开始回报自己了,她也没客气,问道:“为什么?婚前不是还好好的?”

苏春岚看了一下外面,谨慎地压低声音说:“好像是晏天爱洞房之夜,没有见红!”

“啊?”唐黛有些意外,问她:“三婶这些都对您说?”

苏春岚的脸上露出些许的尴尬,她有些不自然地说道:“也没说的很详细,我是根据她的话推测出来的。”

唐黛自然清楚晏天爱为什么没见红了,如果唐修知道是怎么回事,恐怕要和她离婚的。

苏春岚看着唐黛,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也不是出卖老三家的,我想你也能够猜到,他们和你家联姻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唐黛看着她微微笑着问。

苏春岚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说道:“唐黛啊,你别故意要这样,你心里清楚的。”她笑了笑,说道:“再多的,我就不知道了。”

她又是一声长叹,说道:“说实话,现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寒墨他活着,什么将来继承晏家,我一点都不想了。我和晏锐才,还有什么心气可过呢?说句实话,我还真不知道老三家心气那么高,为的是什么,你一个闺女家的,能怎么着啊?”

这也是唐黛所不解的,总不能打算将来让晏天爱继承晏家吧,如果不是这样,和容宛静合作,猛折腾,又为的是什么?

苏春岚站起身,说道:“也就这么多了。”

唐黛说道:“等判决下来,我会告诉你一声的,你要是愿意,就再去看他最后一眼。”

苏春岚的眼圈儿有些红,她低下头,轻声说道:“嗯,谢谢!”然后便快速离开了。

唐黛坐在房间里却没有动,高坤适时地说道:“少奶奶,有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讲。”

唐乙冷眼瞥他,哼道:“你都这样说了,能不讲出来吗?快点吧,别浪费我家小姐的时间。”

高坤被说的尴尬不已,其实他也是可以不说的,但他总觉得这事儿应该让少奶奶知道。

唐黛笑了,轻声说了一句,“说吧!”

高坤仿佛得到特赦一般,立刻快速说道:“少奶奶,是宋沐,他总是催眠郑子矜,让她和不同的男人发生关系。”

“什么?”唐黛无比震惊。

高坤继续说道:“宋沐经常把郑小姐约到夜店或是酒吧那类地方,然后那些男人,也都是不正经的,地点还都是在暗巷一类的地方。”

唐乙也惊讶地说:“天啊,男人报起仇来,也是够狠的。”

高坤瞪她一眼。她挑挑眉说:“怎么了?难道不是吗?”

唐黛说道:“宋沐对郑子矜也是一腔真情,现在他是恨得厉害了,郑子矜只能说是咎由自取。”

“就是的小姐,别管闲事。”唐乙生怕自家小姐会多管闲事。

唐黛笑了笑,说道:“我才不会多管闲事。对了,那个郑素素,最近怎么样?”

高坤说道:“哦,最近郑家人都在忙郑子矜的事,对她疏于管理,她还是总在那些娱乐场所玩,不过她去的地方,都是会员制的,一般人不会碰到她。”

唐黛心中一动,说道:“你查查郑素素,最好能够查出她都在什么地方玩。”

“小姐,您管她干什么?”唐乙不解地问道。

唐黛说道:“晏天爱和郑素素身后的男人多半是同一个,查出来了,将来留一手好对付晏天爱。”

唐乙恍然大悟地说:“迟早得和二少他们对上,早点做准备是对的。”

唐黛站起身说道:“走吧,去公司。”

有了铁证,办案的速度就快了,很快,宋玉苍被判处了死刑,由于指使他的人还没有落网,所以并没有立即执行死刑,而是缓刑一年执行。

宋沐去看了宋玉苍,当然他并没有什么好话,满脸都是平静。他此刻已经接受了这样的实事。

纪铭臣见识过他的催眠水平,所以他得到了单间的特殊待遇,这样也大大地降低了他逃跑的可能性。

宋沐继承了宋玉苍的公司,并且正式将姓改回刘,他的举动,宋玉山没有反对,反而非常的支持。

不过唐黛去找老师的时候,却听到了里面的吵架声。

唐黛体贴地没有进去,虽然她走出门口一些,但是吵架声音依旧非常的大。

她不想偷听的,可这声音大的,却不由她不听。

吵架的人是宋清,大概意思她也听明白了,就是嫌公司给了一个外人,没给自己人。

宋玉山的脾气也非常的大,他大吼的声音唐黛也听到了,“他开公司的钱,那是宋沐父母的命换来的,你说这公司该不该是他的?”

宋清的声音比宋玉山的更大,他大声叫道:“那给他当初开公司的钱数不就行了,公司能这么大,还不是大伯他努力换来的?为什么把公司都给他?这样不公平,他什么都不管,我在公司努力这么久,为什么没有我的?”

唐黛靠在墙上,没想到老师的儿子,和他一点都不像。

两人越吵越激烈,最后宋玉山让宋清滚,然后就是开门的声音,接着是宋清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

他的脸上,带着与他气质一点都不相符的怒容,大概是太生气了,所以根本就没有看到唐黛。

唐黛正犹豫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进去了,免得老师看了尴尬,但没想到老师也匆匆走了出来。

宋玉山原本再想骂儿子两句的,可是一出来就看到唐黛,他的话就又咽了回去,膨胀的火气瞬间像漏了气的气球般瘪了下去,剩下的就是一种无力感,对她说道:“进来吧!”

这下想走都走不了,唐黛只好进了门。

宋玉山感叹道:“真是没有想到,我的儿子,竟然这样贪慕虚荣。”

唐黛想了一个理由,说道:“老师,公司他付出了努力,他大概是觉得不公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