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望着程警官,“那么这个案件就交由你负责。”

程警官点点头,“好的,局长。”

局长点头,“最好在下个月前,把苏暖玉缉拿归案,刚才我也说了,昭华小区是重点,但是你也不要只把目光放在昭华小区上。另外,但凡曾经和苏暖玉接触过的人,都要再追寻一遍。尤其是,哪些人可能和混黑性质的人接触。”

“嗯?混黑?”程警官脑海豁然开朗。

局长点头,“好些同黑社会人走一起的艺人,胆子会比较大,吸、毒,犯罪都在干,窝藏一个罪犯会没那胆子吗?你不会以为最近我们缉拿吸、毒犯罪分子部门的人没逮到几个吸毒的明星,这就没有吸毒的明星了啊?”

程警官囧了囧,“局长说的有道理,是我局限性了。”确实就是这么一回事,吸、毒,犯罪都在干,窝藏苏暖玉也是正常的。

“那就好,你先去忙吧,我也去整理整理思绪,我还不信了,我办了这么多年的案子,还会逮不到一个女明星!”

——

另一边的两天前,苏暖玉清醒的时候,周丽清愤恨地瞪着苏暖玉,“你个贱人,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杀死了江夕晚,警方现在全程逮捕你!”

苏暖玉双瞳赫然放大,瞪着周丽清,尖声:“不可能!”

“呸!去你、妈、的不可能,你要是自己不信,上你的手机看看情况吧,全世界都在骂你这个贱人,恨不能把你剥了皮炖了扔进臭粪坑!就连早前,警察都过来询问,我到底知不知道你的下落!”

苏暖玉没有听周丽清恶毒的诅咒,只是满脑子都觉得不可能,一张脸煞白地喃喃自语:“该死的,难道是郑明日醒了,难道是他把证据提上去了……”

清新脱俗等地出嫁的不安的少女的心

周丽清怒斥道,“郑明日早就是植物人了!傻、逼!”

这个消息,周丽清一直没有告诉苏暖玉,所以现在听到苏暖玉这么说,忍不住骂出声。

真是个该死的,自从她跑到她这里,她每天脏话都要说几百遍!尤其是现如今的自己,上不上,下不下,时时刻刻都有可能被捉进牢房的危机,真是气死她了,都是这个该死的丧门星!

“什么,你说郑明日是植物人?”苏暖玉望着周丽清,不可置信,因为自己之前一直想方设法,怎么弄死躺在医院昏迷的郑明日,没想到他成了植物人,这跟死亡没有两样啊!

“但是为什么警方会说我是凶手?”既然郑明日无法醒来,他怎么提供证据?

难道是他的经纪人?

不可能,如果是他的经纪人晓哥提供的证据,那么自己早就被通缉了,不可能现在才通缉。

那是为什么?

“我他、妈、的怎么可能知道啊!”周丽清朝着苏暖玉大吼一声,这个神经病,“都是你,现在警察都拼命地再查你,你知不知道!”

苏暖玉突然勾起唇冷笑,“呵呵,你在害怕。你在怕我被警方抓住,从而发现我身体有吸毒,从而供出你这个瘾君子,从而你也和我一样,牢底坐穿?”

周丽清看着她那个样子,上前就是一个巴掌,狠狠的,“啪”地一声,整个卧室都能听见回声。

苏暖玉握紧拳,冷眼看着周丽清,没有回击,只顾着自己继续道,“我之前倒是小看了你这个小蹄子。也是,能够跟我一样,背叛闺蜜的人,能有几个是能小看的,瞧瞧,都身败名裂成这个样子,你这十八线的小艺人还在住豪宅。”

周丽清满眼怒火,“你给我住嘴!我告诉你,苏暖玉,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吗?我才和你不一样!但凡我的闺蜜对我能有你的闺蜜对你的一半好,我就能对她死心塌地!”

“呸!你个小蹄子,谎言张口就来啊,再说,你知道个屁!”苏暖玉说起江夕晚,整个人都激动起来,“她江夕晚对我好?呵呵,你们都眼瞎!明明是她伪善!对我好会把林熙抢走?对我好会把她不要电影的女主角留给我,让我背上烂片女王的名声?对我好,介绍给我的那些媒体访谈,十个问题里面九个和她沾边?这叫对我好?!”

周丽清望着苏暖玉那疯狂的模样,道,“哈!这还叫对你不好?!苏暖玉,你的良心果然是被狗吃了!林熙看上江夕晚很奇怪吗?就你这张脸,差她十万八千里,就你的演技天赋,差她十万八千里,就你这恶毒的心思,差她十万八千里,林熙看上她很正常好吗?!林熙看不上她看上你才奇怪好吗?!再说了,你知道吗?你拍的那些烂片,要不是夕晚在自己的微博上不断地转发,你以为我们这些粉丝会过去看那烂片吗?哦,你一定不知道,我们这些人当初从电影院走出来的时候是怎么说的,我们说,哎,这片子的故事内容和其他演员都很好,就是一个女主角毁了整部电影,分分钟出戏!哈,如果女主换成是夕晚的话,我想这些片子就不会是烂片了吧?是你自己演得不好背上烂片女王的名头竟然还怪起夕晚给你推荐这些片子!呸,你就算是演《S战记》,这片子也能被你毁掉!再有,那些访谈的记者只问她不问你也是她的错了?难道不是你自己做艺人失败没有话题度吗?”

“呸!你这个小蹄子知道个屁!啊——————”苏暖玉疯狂地朝着周丽清张牙舞爪而来,“住嘴住嘴住嘴!”

周丽清也愤怒地回击苏暖玉,“都这样对你了你竟然还嫌弃她不好,我打死你!还说我和你一样!呸,我和你才不一样!我的假闺蜜,明明和老板在一起,却不愿意给我半分资源,明明我和她是四年的好友,半路杀出来的李嫣才成为了她的至交……我们怎么可能一样!”

江汐婉这人,哪怕有那位江夕晚对苏暖玉的十分之一……

周丽清越想越愤怒!

“还有,我和你不一样,你进了监狱不是牢底坐穿,而是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