茹儿泪眼婆娑的小脸与李念歌的一点点重合。

云染卿深邃的桃花眼眸光潋滟,疏离中透着深沉的冷意。

“范茹儿,把你的鳄鱼眼泪收起来,我只觉得恶心!你抢了我的未婚夫,耀武扬威地在校园里四处炫耀他给你买的礼物,又苦苦哀求我,说什么你才是宁易晨的真爱……”

“好,四年前,我成全你们了,我离开地彻彻底底。可四年后呢?你除了跟在他后面做一个助理,好像也没有更进一步嘛!”

范茹儿惊慌失措地向男士卫生间看去,房门半掩着,想必听不清楚她们的谈话!

她松了口气,却也不敢再让云染卿说出更劲.爆的内容,骤然提高音量:“卿卿,算我求你,原谅我吧,不要再用仇恨伤害别人,伤害你自己……”

范茹儿的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她抬起受伤的手臂,挣扎着向云染卿抓去。

云染卿头皮一炸,原主有轻微地晕血症。这个病症云染卿没有,所以范茹儿将伤口遮盖好,她还能勉强忽略掉,可此时送到面前,她要是再没反应便是崩坏人设了。

“滚开,不要过来!”

云染卿闭上双眼尖叫一声,双手胡乱挥舞着,试图将接近自己的狰狞伤口推开。

下一秒,身子便被一个人大力抱住。

温暖的大手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长发,好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没事了,卿卿不要怕,我在这里。”

雪地里的可爱小精灵

熟悉的语调让她心神稍定,长长的睫毛颤.抖着,终于小心翼翼地掀开一条缝隙,对上宁易晨布满担忧地俊颜。

“头晕不晕,能看清我吗?”

云染卿点点头,微抿着的双唇带着一丝可怜。

宁易晨联想到刚刚听到的只言片语,某种可能在脑海里形成。难道当年卿卿的离开,都是范茹儿这个女人导致的?

想到卿卿受到的委屈,宁易晨的心顿时柔.软成一团。冷然俯视着范茹儿,眸子沉了,浑身散发出冰冷地肃杀。

【好感度增加十点,距离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七十。对范茹儿好感度减十,剩余好感度五。】

哪怕感受不到好感度地变更,范茹儿也从宁易晨冷若冰霜的脸上发现不对劲。

她心道不好,楚楚可怜地将伤口露出,哭得不能自已,“宁总,你不要怪卿卿,我身上的伤和她没关系,是我不小心摔倒造成的。”

哪怕范茹儿哭得再美,落在宁易晨的眼中一片丑陋。

以前只觉得可怜又坚强的女人,此时越看越虚假。

宁易晨冷哼一声:“范茹儿,我觉得你有必要向我解释解释四年前的事情。我什么时候给你买过礼物,什么时候和你交往,我怎么不记得?”

范茹儿脸上血色尽失,瘫软在地上,怯懦地说不出话来。

宁易晨一心担忧云染卿的身体状况,懒得再和范茹儿浪费时间,直接冷冷丢下一句:“回去将手里的工作交给凯瑟琳,她会为你办理离职手续。”

就在宁易晨弯腰将云染卿抱起,即将越过她的身子离开时,范茹儿突然挣扎着起身,仿佛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般,苦苦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