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府,金桐院。

卫长嬴一边听着管事的禀告,一边却分神算起了日子:“前两日小叔子们怕已护送季神医抵达凤州了罢?也不知道父亲的病多久能有起色?祖母和母亲这会子还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子呢……嗯,还有长风。”

一直到管事快说完了,她才留心听了两句,照着前头一截后头一段推测了事情经过,给了处置的话,将这管事打发了,下一个又上来递了账本。

如此忙到晌午——现在这样忙碌的日子,卫长嬴已经习惯了。

她用过午饭,照例小睡,只是这日有点睡不着,就叫朱阑过来给自己捏一捏肩。朱阑捏肩的时候,卫长嬴慢慢啜饮着茶水,回忆上午所处置的各样事情可有疏漏之处,挨个回想了一遍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当的,才暗松了口气;又惋惜上午没有什么难办的差事,不能够以此为借口去上房禀告婆婆……顺便可以看一看沈舒光。

记起上一回看到儿子越发的爱笑了,只听听他的笑声就叫人心里舒畅起来,小家伙现下一天一个样,眉眼越长越开,粉嘟嘟的说不出来的可爱——如此想着儿子,一盏茶不知不觉就见了底,卫长嬴放下茶碗,正要让朱阑先住手,外头廊上却先响起了万氏的声音,是在问廊下守着的小使女:“少夫人小睡起了么?”

万氏是个老实人,老实人通常都不怎么会掩饰情绪。所以卫长嬴立刻听出她语气里掩不住的慌张,心下不由狐疑,忙扬声道:“是万姑姑来了?进来罢,我还没睡呢!”

“少夫人没睡?那可真是太好了。”万氏闻言,抬脚进了门,掀起外头的珠帘进了内室,也不待卫长嬴询问,就忙禀告道,“少夫人,出大事了!”

卫长嬴之前听着她声音就知道是出事了,心也高高的提起,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是凤州或西凉有什么坏消息,面上却沉住了气问:“出了什么大事?”

好在万氏说的固然也是个坏消息,但究竟与卫长嬴的关系不很大:“纪王殿下被圣上斥责不孝不义,削去王爵,贬为庶人!”

“怎么会这样?!”卫长嬴先是暗松一口气,继而诧异道,“先前纪王太后甍逝,纪王殿下与纪王后哀毁之极,纯孝之名不是朝野皆知吗?怎么会被圣上斥责为不孝不义?”

纪王因为王太后的甍逝留京,内中猫腻,卫长嬴也有所知。这位主儿又不是傻的,生母为他连命都搭上了,就算平常孝心一般,如今也该可着劲儿的表现表现……现在才是九月初呢,卫长嬴方脱了婶母的孝,纪王可是距离出孝还早、又不是孝期快满心头放松,怎会这样的疏忽?

清纯美女倪歆柔气质写真

万氏脸色惊慌的道:“婢子听了一耳朵,仿佛是纪王殿下去年进京时,进献给圣上的霞光雾月环上出了差错!”

“这差错出的也是巧了。”沈家的女婿出了事儿,做媳妇的当然要放下手头一切之事到上房安慰婆婆,不过苏夫人神情倒还平静得很,将沈舒光抱在膝上,任凭孙儿好奇的抓着自己衣襟上的宫绦玩耍,淡淡的给媳妇们说明经过,“霞光雾月环是暹罗国的贡品,乃是以暹罗才产的霞石制成,此环望之犹如彩玉,在月夜之下能够散发出淡淡的雾霭。即使在暹罗国,也是极为罕见之物,为王室所珍……纪王殿下派人收罗多年,统共也才凑齐了四对,去年进贡了两对与圣上。”

刘氏就关心的问:“那,这两对霞光雾月环怎的了?”

“圣上发现纪王殿下进贡的两对霞光雾月环远不如纪王殿下自己留下来的两对好。”苏夫人一哂,道,“这也还罢了,关键是圣上之所以会发现这一点,是因为想拿这两对霞光雾月环赏赐妙婕妤和钟小仪。结果钟小仪所得的那一对霞光雾月环上不起眼的地方,居然还有一道裂痕!这裂痕若在别处倒也罢了,偏偏就在螭龙之形的龙首与龙颈上……钟小仪不敢怠慢,慌忙禀告圣上,圣上就打发人去纪王府索取另两对霞光雾月环作为对比……然后事情就这样了。”

媳妇们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纪王自己留下来的霞光雾月环比进贡给圣上的好,这一点也许是真有的,可那都是去年进贡的了,怎么现在才翻出来说?又或者说,卫郑鸿要痊愈了,沈家不惜派了三个本宗子嗣去凤州拜师,以确保季去病平安抵达——于是这时候,霞光雾月环的事情不早不晚的被发现了?

而且进贡之物,肯定是经过多人之手再三检查无误才会呈上去。掌管内库的侍者亦会反复查验无误才会记录入库……纪王再蠢,也不会把有分割龙首与龙颈裂痕的霞光雾月环进献上去——还不如就献完好的一对呢!

圣上内库的管事也不可能连钟小仪能够发现的裂痕都发现不了……

这显然是圣上觉得沈家本来就声势赫赫,如今亲家又有振兴之色,忌惮着沈、卫联手坐大,先下手为强来了。毕竟纪王留京的目的,圣上心里岂能没数?之前答应,也是有所考虑——太子妃不是姓刘?所谓感念纪王纯孝那都是场面上的话,归根到底还是帝王平衡之术。

但沈家声势本就不弱,如今姻亲卫家也有复兴之色,圣上却又要担心一个不留神,真叫沈家把纪王扶持上位了。

所以这才连卫郑鸿是否真的能够完全康复都等不得,立刻把纪王贬成庶人。既是对沈、卫的警告,也是预防万一。

如今若是苏夫人为着女儿哭天喊地的,做媳妇的当然可以上前劝解,但苏夫人冷静自若的像是根本没发生这件事情、或者这事情是发生在人家一样。三个媳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静了片刻,还是长媳刘氏道:“母亲,如今二妹妹……可还好吗?”

苏夫人把沈舒光抓着想往嘴里塞的宫绦小心翼翼的抽了出来,从旁边果盘里拿了个石榴给他抓着玩,这才道:“纪王被贬,王府当然是不能住了。但秀儿的陪嫁又没动,如今也就是别院长年无人去住,一时间收拾不齐全罢了。横竖圣上慈悲,固然是盛怒之下,也只是削了王爵……相比这一回的错处,已经该庆幸了。”

她语气不冷不热的,媳妇们也吃不准她是为女儿愤恨着故意说反话,还是真的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

次媳端木燕语试探着道:“二姐姐那儿既缺了东西,那咱们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

不意苏夫人却道:“她那边才搬到别院,想来乱得很。你们去了反倒要她接待你们不说,如今那边都还戴着孝,多有不便。”

“……那咱们送点东西过去?”端木燕语复道。

“这帝都市上什么没有?缺什么他们不会打发人去买吗?”苏夫人淡淡的道,“行了,这事儿你们知道就好,叫你们来本也是告诉一声……如今你们各去忙罢。”

出了上房,妯娌三个商议了几句,到路口就分开各回各院了。然而卫长嬴没走出几步,却有苏夫人院子里的小使女追上来,请她回上房去。

卫长嬴不敢怠慢,忙跟着小使女折回——就见苏夫人仍旧在堂上,但沈舒光已经被抱下去了。连还不懂事的小孙儿都没留下,下人就更不要说了,连陶嬷嬷都没在,这阵势显然要说大事。

“你父亲的身子要好了,这是件喜事。常山公这些年也不容易,你父亲虽然病弱,然而素有大才,只可惜他身子不好,从前一直未能起来做事。现下季去病能妙手回春,瑞羽堂必然复兴。”苏夫人一见三媳回来了,也不多罗嗦,直截了当的道,“只是圣上久有忌惮我等阀阅之心,因着我的娘家是青州苏,锋儿他们兄弟又多,在帝都也薄有些声名,圣上当初特意把纪王封得远远的。你大嫂、二嫂虽然也都是阀阅之女,然而一来她们在族内地位不如你在卫氏那样得宠,二来,厉儿和实儿在咱们家被寄予的指望也不如锋儿,这些你也清楚。”

卫长嬴点头:“这回二姐夫被削去王爵,说来也是受了牵累。媳妇……”

“他被削了爵位也好。”苏夫人倒没有因为女儿责怪媳妇的意思,轻描淡写的道,“之前你们父亲就派人劝说他回纪地去守孝,然而他就是不听……如今成为庶人,靠着秀儿的嫁妆安生过日子也是件好事。”

卫长嬴这才明白公公婆婆是真的没有因为女儿的缘故支持女婿夺位,倒是根本就不赞成纪王太后的牺牲以及纪王的野望。沉吟了片刻,就道:“圣上削了二姐夫的王爵,其实意在沈、卫二族。方才母亲不让我们去探望二姐,媳妇揣测着是担心圣上愈加不喜……只是圣意如斯,怕是咱们暂时不跟二姐来往,圣上还是不能放心。”

苏夫人道:“正是这个理儿,所以我才要私下里把你叫过来。”就招手令她走近,低声交代,“现下你父亲身子骨儿还没有好起来,纵然好了,想他沉疴多年,也得调养些时日才好出仕的。如今圣上就含蓄的表了态,咱们阀阅固然在对圣上打压上头是一致的,可也不是每家都望着瑞羽堂振兴!”

卫长嬴见婆婆说完这席话,眼睛紧紧的看着自己,抿了抿嘴,道:“媳妇省得,请母亲吩咐?”

“先前锋儿设了一计算计秋狄大单于穆休尔,结果半成半败,因为一些缘故,到这会才报了捷。”苏夫人缓声道,“当然正式的捷报还在路上,但家信昨儿个就到了。”

卫长嬴屏息凝神的听着下文,不意苏夫人忽然道:“锋儿,也受了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