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没有逃生工具,没有人接应,等着其他人发现的时候,等待她们的只有死亡。

他们的包就在下飞机的时候全部被那些人夺走,手机通讯器一类的东西也都被搜了干净。

有个女人留了个小心眼,把手机藏到了裤子里,可是过他们手中的检查器时,还是被找了出来,当时就被射杀了。

如今等待她们的命运,要么是被杀了抛尸大海,要么是被营救成功。

一天、两天、三天。

她们在等待着。

每天一顿饭,有时候那些人想不起来还不给饭,那个过来送饭的人目光阴测测的看着她们几个,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林菀菀从身边的女孩口中得知,这个人是起了淫心。

跟同伴说着,如果赎金不到,隔三天就会女干杀一个,就算赎金到了,也会留下她们好好享受。

林菀菀心里骂着他们无耻,也意识到一个问题,等待也是有危险的。

她始终低着头,没跟这些人打照面,自从知道这些人的打算后,她将衣服弄得脏兮兮的,头发不知不觉中弄得乱糟糟的,脸上也是弄得狼狈一些。

包括她身边的这些女孩子,尽量让她们隐藏自己,不要引起这些人的兽性。

清纯校服美女中国校服也穿出女神范

林菀菀数着日子,大概等了一个星期左右,都十分的平静。

可是她们的平静,却让看守着她们的人格外的躁动。

一天晚上,她们十几个人靠在一起睡的时候,那个经常给她们送饭的人进来,咣当的声响,吓得所有人都发抖起来。

这个人没有接到什么杀人的信息,这些年轻女孩子是最没有威胁性的,也是最不重要的,可能最后才会想到她们。

这个人看守她们的时候喝了点酒,他们的行动是禁止喝酒的,只是他有瘾,加上这个海岛就是他们上次劫持了一辆客船人质的地方,岛上还有上次劫持下来那些大量的藏酒。

今晚他偷偷喝了一些,便喝多了。

醉了后,身体便有些控制不住想泄谷欠,便过来找这些女孩子。

他看了一圈,最终的目光落在一个白人女孩的身上,在女孩的哭喊声中,强行的把她拉了出去。

剩下的人都呜呜的哭着,不敢发出声音。

林菀菀双拳紧握,她无可奈何。

如果现在她出去制伏这些人,杀了这些人,不用到天亮,等着她们的就是另外的那个恐布份子的屠杀。

隔着窗子,她们清楚的看到那两个守夜的人如何的欺辱那个白人女孩,从开始呜呜的哭声,到后面她已经喊不出声音了。

等着快天亮的时候,白人女孩被衣不蔽体的丢了进来,此时,她满身污秽不堪,进气少出气多。

恐怖笼罩在她们的头上,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

噩梦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每当晚上看着有一个女孩子被拉出去,那种感觉仿佛是刀子扎在心里一样。

他们手里有(木仓),木屋周围埋了雷,控制器在他们手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禽兽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