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昕错愕:“原来是为了这个?那大伯还要不要一点脸?我记得当初章兄弟和你可是净身出户的,他到底有什么底气让你们拿出青风酒给他们。”

“底气就是都姓章!”宣云锦点了点头。

董昕:“……”

仔细想这句话还真得有点儿道理,个人要为家族服务,在很多大家族里都是存在的。

送走了董昕,等章奕珵来的时候,将明天的事情交代了一番,宣云锦好奇的问道:“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让他们去帮我们找好。”

章奕珵摇了摇头:“还真的没有,他们家的那些孤本就足够了,估计得心疼萧家好一阵子。”

侯夫人的娘家姓萧,平日里很少听见,那是为人比较低调。

萧家算是西洲城最古老的一个家族,底蕴是非常深厚的。

一般有底蕴的家族都有收藏的癖好,淘掉人家这么多的孤本,怎么可能会不心疼。

“放在乐食坊,这样也好,大家安全些。”章奕珵认同这种方案。

两人回到家,章老爷子依旧很少说话,自个儿坐着喝茶吃两块茶点,默默的在想自己的事情。

章奕珵不由得跟章老爷子聊天,章老爷子似乎想了好久,最终下定了决心,没什么底气的开口说道:“珵儿,男人不当家,这样的日子不过也罢,咱们章家也能供得起你去京城考试,你不用这么委屈自己,屈居于一个女人之下。”

阿空~色即是空Ⅰ

听到这话,章奕珵呆了呆,敢情章老爷子想了这么久就想出了这么一个答案,他到底在想什么?

两人是在正堂说话,宣云锦在旁边的卧室听得一清二楚,谁让她的听力也很敏锐呢?

发现章老爷子竟然有这么一个结论,宣云锦很有些哭笑不得。

章奕珵眯了眯眼:“爷爷,你是说现在大伯就不听大伯娘的话了吗?现在章家,是大伯的做主?”

章奕珵随口一个举例就让章老爷子哑口无言。

风氏那才是真正的强势女人,章家家主被拿捏得死死的。

如今这情况比宣云锦当初看到的还要严重很多。

最重要的就是章奕珵越来越出息了,风氏岂能甘心被无父无母的二房给压一头?

心里有不满和忌妒,要求也就越来越高,偏偏儿子不成器,就期待男人能做得更好。

如今一家子早已经分家,大房更加肆无忌惮,风氏根本就不在意章老爷子的脸面。

说白了,风氏没有虐待章老爷子就已经很够面子了。

章老爷子一噎,整个人都有些恍惚,想到自己大儿子在儿媳妇面前的萎缩样子,实在有些拿不出手。

“爷爷,说到底你还是没有明白,这根本不是谁屈居于谁之下的问题,我爱小锦,自然不希望她受委屈,可是同样的小锦对我也非常的好,你看我身上的衣服,不管是做工还是绣花,都是小锦一针一线做出来的。”章奕珵嘴角带着笑:“小锦真的很贤惠,却不是爷爷你理解的那样。”

章老爷子喝了两口茶,没有说话,似乎陷入了什么回忆。

“爷爷,你是不是想起了奶奶?”章奕珵轻声说道:“我对奶奶的记忆很少,却听爹娘提及过,难道说当年你和奶奶也有谁屈居于谁之下的情况吗?”

章老爷子表情瞬间柔和了下来:“时间真的是过去太久了,有些事情连我都忘了,如果你觉得这样很幸福,那就按照自己的意思过下去吧!”

章奕珵顿时笑了:“爷爷,我真的很感谢当初大堂哥将小锦让给我,否则也不会有现在的我了。”

章老爷子嗯了一声,谁能想到当初那个瘦干的乡下丫头,竟然会有这样的绝世风华。

章奕珵笑了笑:“至于青风酒……”

章老爷子抬手:“那也是你们的东西,跟什么大房没有关系,当初就已经分家了。”

章奕珵浅笑,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爷爷,收着吧,也是小锦的意思,我唯一有一个要求希望章家能够公平竞争,各自发展各自的生意,不要用强硬的手段去剥夺了桃花村村民的单子。”

“另外,希望爷爷能够好好告诫大伯,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要再窥视我手里的东西,不然当年的有些帐我也想好好给他算一遍……”

章老爷子有些疑惑:“当年?当年你们有什么事情。”

章奕珵笑了笑:“爷爷还是回去问大伯吧,因为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我只是知道个大概。相信爷爷只要这么说,相信大伯一定会知道我在说什么。”

这次的青风酒方子,就当是他对老爷子最后的孝敬了,同时也告诉了章家家主,当年的事情总有一天他会算一算的。

章老爷子有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那所谓的事情肯定不是他想听到的。

忍不住叹气:“看来爷爷真是老了,这身子骨根本就经不住来回的折腾,而且这西洲城就是住不惯啊!”

章奕珵有些不舍:“爷爷想回去了吗?不如在西洲城多留些日子,让小锦帮你调理一下身子。”

章老爷子有些欣慰,也想着就此一别,临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自己这个孙子,人老了,总是会惦记很多的东西:“再住几天,我也怕我这把老骨头在路上撑不住,养得好一些才好回去。”

章奕珵不由得笑了。

回到屋里,章奕珵的眉头却高高皱起:“小锦,爷爷的身体真的很不好了吗?”

宣云锦点了点头:“上次中风就坏的很厉害,这两年一直靠药物养,人老了,身体的器官会自然衰竭,这些就算是神医也无法改变的生老病死。”

章奕珵有些伤感的抱着宣云锦:“那这两天你帮爷爷把身体好好养养,以免路上出了什么问题。”

宣云锦眯了眯眼:“不过觉得那个小厮和那个车夫最好想办法处理掉,当然不是要他们的命,而是换一个人送爷爷回去,只要掌握路上的节奏,慢慢的走,根本就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影响。”

“我感觉来的路上一定很急,小厮和车夫都是年轻壮年,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可爷爷的身体是撑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