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萧煜已经是被婧娘那一手娟秀的小字给惊住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婧娘会写出来这样一手字,虽然他知道婧娘跟着董举人耳濡目染一定会认识字。

萧煜看向婧娘,她还能够给他多少惊喜?

婧娘没有注意到萧煜目光里面的那些或是惊喜或是愉悦或是隐隐的失落等各种情绪,写好了菜单之后就朝着萧煜行了一礼,转身离开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似乎是又想起来了一些什么,回过头去对董书博说道:“哥哥记得再买上五六十个馒头,还有猪头肉之类的东西,那些过来送礼的小厮恐怕是会喜欢这些呢!”

董书博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妹妹放心吧,若是累了就休息一会儿。”

婧娘笑了一下,说道:“二哥放心就是了,横竖只是忙活今天一天而已。”

却说那宋家,当初为自己的二儿子求娶杏娘就是因为杏娘的三叔是董举人,看着董举人家里面这样热闹非凡,宋太太心中更是高兴,如今听着要杏娘过去帮忙,这宋太太一点都没有觉得不高兴,反而是很是热情的说道:“应该的,应该的,人手可是够了,若是不够的话我让我们家的帮工也过去帮忙。”

董书博不想让娘和婧娘过于劳累了,听着宋太太这样说,也没有拒绝,就说道:“那就谢谢婶子了。”他自然是知道宋太太为什么会这样热情的,但是,这也是人之常情不是吗?所以,董书博几乎是没有怎么想就答应了。

宋太太笑着说道:“别客气,我这就让杏娘带着张婆子和王婆子过去。”

很快杏娘就带着两个婆子过来了,现在杏娘在婆家过得还是很不错的,看着脸上婚事红润,穿着也是比以前体面了不少。

来了之后就说道:“三婶子。我带了两个人过来,也不知道能不能够帮上忙。”

秦氏急忙说道:“怎么帮不上,今儿可是忙得不了,说起来往年也没有这么多人呢!”

小清新马尾女孩的甜美笑容

秦氏这话婧娘现在可谓是深有感触,往年中秋的时候爹爹的学生自然也是来送礼的,可是绝对没有像现在这样人多过。

思来想去,婧娘觉得最为主要的原因还是绣针书院的事情,董举人和董书凯在绣针书院闭院的这几天一直都在绣针书院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还是很多的,具体的是因为做什么的这些学生无论是在读书的还是为官的都不太清楚,可是却也知道朝廷对于这件事情很是重视,董举人能够参与其中,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其中的分量。

这可真是应了一句话,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董举人教的学生为官的这些年来已经是有十几个,但是真的能够坚持每一年都送礼过来的也不过是有七八个而已,但是这一次,过来送礼的绝对不止是这七八个人而已吧!

这些事情其实上一世已经是见惯了,所以婧娘感慨了一下之后很快就放下了,说白了他们只是送了礼过来,也没有说是求什么事情。

婧娘心中思量着这些,手下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很是,一大盆子饺子馅就调好了,饺子馅是猪肉大葱加上虾肉,吃着不会很腻,又很鲜美。

她们在庆丰楼叫上了四个菜,然后再做上八个菜和四道汤,再加上一大锅饺子,米饭就没有在准备,而是买了一大堆馒头,饭后的点心水果之类的,除了月饼都是在外面买的,这样就真的是轻松了不少,尤其又是在多了三个人之后。

婧娘调好了饺子馅之后,孙家的也是已经和好了面,见此,杏娘就说道:“我们三个来包饺子吧!”

杏娘是知道自己三叔一家对于吃食上面的精细的,并不是要吃那些比较好的,就是寻常的也是要好好料理,她知道这些自己和从家里面带过来的两个丫头都是不擅长,所以才这样说道。

秦氏就笑着说道:“也好,这样我们也是轻松了许多。”

杏娘和两个婆子去了放置碗筷的屋子的桌子上面开始包饺子。

婧娘就说道:“娘亲,我来做这一道金玉满堂吧!”

所谓的金屋满堂其实就是松子玉米,因为做出来之后黄白交加,所以叫做金玉满堂。新乡的玉米粒放在水里面稍稍一焯立刻就取出来,松子放在油中炒至变色,然后加上胡萝粒和青豆一起翻炒,最后将玉米粒放进里面,加上两汤匙糖和一点盐就可以出锅了。

这道菜色香味俱全,看着就极为有食欲。

厨房里面热闹无比,书房里面更是热闹,董书凯手中的茶壶因为一直不停的给众人蓄水都就没有放下过,面上董书凯还是带着温和的笑容,可是却是在心中已经是将董书博惦记上了,这个家伙怎么今天就这样精明,看着书房里面的人多,就立刻逃走了,还有萧煜,既然心心念念的是阿婧,怎么都要讨回一点利息才是,等着他们两个人回来了一定要把他们拉进书房。

至于为什么今年的中秋节来到人这样多董举人和董书博都是心知肚明的,其实,他们很是不喜欢这种场面,各种试探有,想着从中分一杯羹的也有。

偏偏他们不能够表现出来一点点厌烦,还要打起精神来应对这些。他们两个人都深深地明白这样的场面以后少不了。

有一句话叫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座的人哪一个不是有些小心思呢?就算是不耐烦了,他们又怎么能够一下子得罪这么多的人呢?

其实,从他们决定进入官场的那一刻,就要学会了圆滑世故,就算是那圆滑世故只是表面上的,心中的那些傲骨棱角也是要收起来了,或许,等着哪一天,真的能够位高权重了,那些曾经被藏起来的东西才会慢慢的展现出来。

只是,到了那一天,这些东西还会存在呢?董举人说不清楚,他唯一能够保证的就是他会竭尽全力去保持这些东西。

他不是一个隐者,做不到采菊东篱下,可是就算是在庙堂当中,他也不愿有趋炎附势,做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